第五章 探望
桃箋2017-03-05 21:003,255

  宋端云的轎子在街上轉的時候,端午和荷花一人揣著一對耳墜子方從老祥銀鋪出來。

  平白無故的被嘲諷了一頓,荷花一肚子的不痛快,出門忽見方才停轎子的地方掉落了一塊水藍色的帕子,四角用銀線繡著祥云紋,想也知道是誰掉的,沖上去用力踩了兩腳,悻悻啐了一口:“得意什么,不就是家里有錢么。好不晦氣,平白無故的受了一場氣?!?p>  端午看得直笑,道:“這也值得生氣?有錢人家的小姐,無事也要生非,就跟咱們村里周大戶家的姑娘一樣,便不惹她也瞧你不順眼。橫豎以后也不見了,你理她做什么。何苦把氣又出在這手帕子上?好好的東西礙著誰了,撿回去做個荷包也好?!?p>  荷花一想是這個道理,忙彎腰把那帕子撿了起來,摸在手里又忍不住道:“這料子可真好,摸在手里滑溜溜的,做荷包都可惜了的。說起來她穿的衣裳倒真是好看,也不知是什么料子的,瞧著那花色好生鮮亮。你瞧見她腳上的鞋了沒有?只露出一點鞋尖來,我看見上頭繡的是牡丹花,還鑲著細珠子呢,走起路來一搖一搖的……”

  端午漫不經心地道:“大戶人家的姑娘,一定是纏了腳的,所以才那樣走路呢,跟鞋子有什么關系。你要是也纏了腳,走起路來就也是那樣了?!?p>  荷花有些羨慕地嘆了口氣:“只有有錢人家的姑娘才能纏腳呢,我要是纏了腳,誰給爹送飯,誰幫娘干活呢?”

  端午卻不以為然:“聽說纏腳很難受的,多走幾步路都不成,我可不想受那個罪?!?p>  “可是她們也不用自己走路,出門都有轎子馬車的……”荷花說著,伸長脖子往前頭看了看,見宋端云的轎子早已經沒了影兒,嘆道,“剛才那轎子也好看,真可惜了,讓那種人坐……”

  她忽然想起什么,轉臉看看端午:“其實她就是捂得白些,身上的衣裳穿得好些,我看她還沒端午姐你生得好看,要是你也穿上那么漂亮的衣裳,肯定比她好看!”

  端午笑著擺擺手:“有錢人家的姑娘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,偶爾出門身邊也是丫頭婆子一堆人跟著,聽說規矩嚴的人家,姑娘怎么走路怎么說話都有人管著的,這日子我可不想過?!?p>  “也是——”荷花想起周家幾個姑娘偶爾出來,那臉上的神情都像是一個模子里倒出來的,笑的時候還要用帕子掩著嘴,倘若換了自己可實在受不了,遂也就把這點羨慕扔下了,高高興興地道,“耳墜子也買了,咱們還去街上逛逛不?城里就是熱鬧,比咱們村里的集還好看呢?!?p>  端午搖搖頭:“我還想去看看我爹,還不知道他去哪個窯場呢——再說身上帶著這個也不好亂走,萬一丟了呢?”

  荷花從去年秋天就開始上山采藥草、摘野果子到集上賣,整整攢了半年才能給自己娘買了一對素面銀耳墜子,被端午這么一說趕緊捂緊了荷包道:“對對對,那我也跟你去看看宋大叔,然后就回村里去。也不知宋大叔這一回要服多久的役,只怕到了麥收的時候還回不了村吧?”

  “總要三四個月?!彼味宋紜熱羲味嗽圃謖飫?,只怕更要不高興了,這個鄉下丫頭居然也姓宋——嘆了口氣,“麥收是肯定趕不上了,好在我家也沒幾畝田地,到時候舅舅家來個人幫忙也就夠了?!?p>  “你家田地不多,可宋大叔有手藝啊?!焙苫ㄏ勰降乜戳艘謊鬯味宋緄男渥?,里頭的荷包裝了一對銀蝴蝶墜子,比她買的那對素面銀耳墜漂亮得多,當然也貴得多。宋端午的父親宋大石有一手燒瓷的好手藝,母親張氏針線出色,家里比荷花家寬裕多了,甚至還讓宋端午念書識字呢。

  “我聽窯場的人說,端午姐你現在能去幫著宋大叔上釉了,窯場還給你一份工錢。人家都說你畫的瓷器燒出來好看呢?!?p>  說起這個,荷花就更羨慕了。宋端午在小隴村是出名的心靈手巧,剪個花樣子都比別家閨女剪的好看,如今竟然還能在窯場掙一份工錢。人家都說,那個活可不是人人都能干的,好些在窯場干了多少年的工人都只能畫些簡單的,偏宋端午畫的就比別人的好。所以她攢的錢才比自己的多好多……

  “都是楊嬸子教得好?!彼味宋縝崆崠亮艘幌潞苫ǖ哪悅?,“當初叫你也去學幾個字,看你那個不情愿——”

  荷花苦著臉:“我也不知怎么的,一看見那字兒就頭疼,再說學讀書畫畫都要費錢的,我家哪有,就有也不能給我花——我哥這幾年就要娶媳婦了呢?!幣簿褪撬未笫依?,沒有兒子,錢都舍得花在宋端午這個閨女身上,村子里的人背地里都說這夫妻兩個大概是要留著這個閨女,將來好招婿進門了。

  兩人說著閑話,已經走到了鎮子北邊。這里再往外就出了城門,景德鎮的許多窯場都是建在鎮子北邊,因此這一片住的也多是窯工,放眼望去全是矮小的房屋。

  窯場大多建在鎮子外頭及周圍的鄉村里,窯工們大部分時間都在窯場上,這里住的幾乎都是他們的妻兒,倒少有成年男人,因此宋端午和荷花才敢過來。

  靠東的一排院子都是官窯的窯工在住,宋端午才進去,就看見宋大石正蹲在樹底下抽旱煙。

  宋大石今年四十出頭,墩墩實實的個頭,一張古銅色的國字臉,眉眼都不怎么鮮明,也不愛說話,看見閨女過來,臉上倒是露出點笑容,悶聲悶氣地道:“咋過來了?這邊亂,快回家去,爹都安頓好了?!?p>  宋端午進屋看了看,見一張大通鋪擺了四個人的鋪蓋,宋大石睡在鋪尾,臨著門邊,晚上倒也涼快;屋里只有些舊桌椅,雖連漆都掉了,卻也沒有缺角少腿的;地下也已經打掃干凈,這才放心。遂把家里帶來的些烙餅腌肉放下,才走出來問道:“爹,這是要去哪個窯???”

  宋大石搖了搖頭:“說是朝廷又要建個新窯場,說不定要去新窯場,等有了信,我就托人帶話回家??旎厝グ?,晚上關好門,把狗放出來?!畢肓訟胗植鉤淞艘瘓?,“別怕?!?p>  “我不怕?!彼味宋緋遄鷗蓋茁凍魴α?,“爹自己要當心,別累著,有了消息就給家里捎信兒?!?p>  宋大石悶聲應了,把女兒和荷花送出去,看著兩人搭上了回村的車,這才轉身回去。才走幾步,就有個婦人跟他招呼:“宋大哥,閑著呢?”

  宋大石抬頭看了看,原是住在附近的一個賣花婆子,姓彭,因常在各家門前走動,也兼給人說媒。

  宋大石在村子里就不多跟別家婦人搭話,對彭婆子的招呼也只應了一聲,就悶頭走路。彭婆子卻是個自來熟,只認識了四五天便當了熟人,并不嫌他冷淡,只笑道:“方才那是宋大哥家的閨女?生得一朵花似的,可說了婆家沒有?”

  這句話觸動了宋大石的心事,稍稍抬起頭道:“丫頭還小?!?p>  彭婆子笑吟吟道:“看著十三四歲,也不小了。一家有女百家求,這樣的人才,上門提親的怕要踩破宋大哥家門檻了吧?不是我夸口,這景德鎮上,我也認得幾家的人,宋大哥想找個甚樣的女婿,我替你尋摸尋摸?”

  宋大石想了一想,才悶聲問:“聽說鎮上有家姓宋的,開著大窯場,彭家嫂子可認得?”

  “你說宋秀才家?”彭婆子愣了一下,失笑道,“宋大哥,那宋秀才家幾位公子最大的才八歲呢?!彼底?,心里不由得暗暗鄙夷,這宋大石看著老實,想不到卻是個心大的,仗著女兒生得出色,居然想嫁到宋家去了?

  宋大石連忙搖搖手:“我,我是說,宋家幾位小姐,定了親事沒有?”

  彭婆子莫名其妙,不知他為什么問起宋家的姑娘來,只得道:“聽說是還沒有呢?!彼渭藝庋拿嘔?,很是輪不到她去做媒,但走街串巷的,消息卻是靈通,隨口便道,“宋家那是什么樣的人家,家里有窯場有鋪子,那窯場是咱們鎮上最大的,就在湖田村那邊。何況大房又有秀才功名,女兒生得又貌美,將來怕總要嫁進官家去的?!?p>  宋大石吭吭吃吃地道:“我,我聽說宋家二房也有個姑娘。宋家二爺沒有功名,家里姑娘不知會許個什么親事?”

  彭婆子嘖了一聲:“雖說宋二爺沒功名,可宋家生意都是他經手。再說了,姑娘沒有當秀才的爹,可也有當秀才的伯父啊,自是也錯不了的。只不過二房的姑娘還小呢,說親事怕也得再有幾年。宋大哥,你倒打聽這些做什么,莫非家里有兒子想著攀親?”

  宋大石連忙搖手:“就是隨便說些閑話。我聽說宋家二房有個十三歲的姑娘,難道也不說親事?”

  彭婆子怔了怔,半晌失笑道:“宋大哥,你這是哪里聽來的消息,怕是聽岔了話吧?宋家二房的姑娘才十歲呢,倒是長房的姑娘十四了,哪里有個十三歲的姑娘?你定是聽錯了?!?p>  宋大石的頭埋得更深,隨便應了幾句,就扔下彭婆子進了自己住的屋子,坐在凳子上發起呆來。

繼續閱讀:第六章 楊家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金沙國際_游戲APP下載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葡京賭城|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賭場-【在線注冊】  威尼斯人官方網址  澳門葡京網投_【集團返利】  威尼斯人網站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_【正規平臺】  澳門葡京電子平臺_【手機APP】  澳門葡京_【AG電子】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威尼斯人平臺_手機軟件下載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全天兩期時時彩計劃_[后一計劃]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平臺_手機軟件下載  澳門威尼斯人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真人游戲  澳門金沙_澳門金沙電子游戲  澳門威尼斯人MG電子-【集團官網】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澳門葡京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