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耳墜
桃箋2020-01-19 18:313,301

  這一夜宋家眾人各懷心思,唯一沒有受到影響的大約就只有還不太懂事的宋端琦等人了。

  宋端云倒是把宋襄的話都聽在了耳朵里,只是這些話從來就不會在她心里停留太久,這邊耳朵進去,溜著那邊耳朵就出去了。第二日一早起來用了飯,照樣高高興興出門去銀鋪了。

  老祥銀鋪離宋家稍遠,店門開在街道拐角,為了方便女眷們出入,門前打掃干凈,留出車轎停留的位置。銀鋪鋪面并不大,因都是女客來,便由掌柜娘子來招呼客人。

  宋端云是???,才下轎掌柜娘子就連忙出來將人迎進去,招呼著小丫頭上茶:“姑娘今日怎這樣早?”

  宋端云心里惦記著蘇漪那對點翠花鈿,張口便問道:“可有點翠的花兒?”

  掌柜娘子陪笑道:“姑娘真是識貨的人,只是點翠的手藝還好學得,可那用的是翠鳥的毛,實在難得,咱們本地,怕是——”看宋端云面有失望之色,連忙又道,“如今京城里頭聽說都愛用江南的式樣,咱們鋪子里也有新制的掐絲花兒,姑娘看看可好?”

  宋端云有些失望,但看掌柜娘子端上來的幾枝掐絲花鈿也十分精致,金銀拉成極細的絲線,堆成花瓣或蟲鳥,份量倒不重,手藝卻極精巧,正適合十四五歲的年輕姑娘佩戴,目光便立時被吸引了過去,也就顧不得什么點翠了。

  正瞧著,便聽門口有個聲音響了起來:“端午姐,你看,這花兒好漂亮!”

  店里本是十分安靜,這一嗓子冒冒失失的,倒驚了宋端云一下,不由得皺起眉頭看過去,只見門口一個女孩子探頭探腦的,想進來又有些膽怯的樣子,只回手去拉背后的女孩子,似乎是想壯壯膽子似的。

  宋端云眼睛上下一掃,就撇了撇嘴。前頭這個女孩子十三四歲的模樣,皮膚黝黑身材結實,一看就是個鄉下丫頭。身上的衣裳也是本地出產的土布,上頭是紅花褂子,下頭石青色裙子,都是半新的,大約是為了進城,特地把過年才穿的衣裳拿出來。

  這等土布,宋家就連給掃地丫頭發衣裳也是不用的,蓋因染得不好,一下水就褪一層色,倒是織得結實耐磨,因此鄉下人愛用。

  宋端云一眼看盡了這鄉下女孩兒的衣裳,正要把目光轉開,便聽門外另一個聲音道:“荷花,進去看便是,站在這里做什么?!比詞嗆苫ū澈竽歉讎⒆憂崆嵬屏慫話?,兩人一同跨進了門來。

  荷花冒冒失失地撞到店門口,這會兒卻膽怯起來,腳步躊躇著不敢往前走,小聲道:“端午姐,這,這店里的東西一定很貴吧?”

  被她喚做端午的女孩兒倒笑了笑:“我們看一看,若是買不起就算了?!?p>  沒錢還想買什么首飾?名字居然還叫端午,竟與她重了一個字。宋端云心里一陣不悅,正欲收回目光,不再在這兩個鄉下丫頭身上花費工夫,那個叫端午的女孩兒卻轉過頭來,腳步輕快地往前走,宋端云的目光便正好落到了她的臉上。

  端午膚色也微黑,顯是時常在日光下活動,但那眉眼卻十分精致秀麗,完全不似個鄉下丫頭。跟荷花一樣穿一條石青色土布裙子,上頭卻配了一件桃紅色細布衫子,便比荷花那大紅的衣裳雅致許多。束一條淡青色腰帶,只顯得腰如柳條兒一般,難怪方才站在壯實的荷花身后幾乎整個人都被遮住了。

  青眉在旁邊,將宋端云的神色全部看在眼里。她從九歲就到宋端云身邊伺候,一晃眼就是六年,對宋端云的脾性最是了解不過——自幼就是個掐尖要強的,斷容不得身邊人比她更出色。這個端午明明是個鄉下丫頭,卻生了一副好容貌,若是打扮起來,怕不比宋端云更強!宋端云見了,心里如何能自在?

  “姑娘,奴婢看這枝桅子花好,過些日子正好戴得?!迸濾味嗽圃偕鍪呂?,青眉連忙隨手捻起一枝花來,就往宋端云鬢邊比量。

  掌柜娘子是個極有眼色的人,也看出端倪,連忙附和道:“桅子花正當時,配姑娘這件洋紅的紗衫子再合適不過。若覺素淡了,這里還有一枝芙蓉一枝蝴蝶的,都是掐的金銀絲,戴了也鮮亮。姑娘不妨戴戴試試?!?p>  說著,將幾枝花鈿都遞到宋端云眼前,自己起身來招呼荷花和端午:“兩位姑娘要些什么?鐲子還是耳墜,或是珠花項圈兒,這里都有?!?p>  荷花早看得眼花繚亂,手捏著癟癟的荷包,說話的聲音都比方才低了許多:“我,我們想看看耳墜子。要,要多少錢?”

  掌柜娘子含笑道:“這卻要看份量,又要看手藝了,又分個金銀鑲寶幾種,姑娘想要哪一樣的?”

  宋端云嗤地笑了一聲,涼涼道:“莫說鑲寶了,單是金銀的只怕也買不起罷?!蹦嗆苫ㄍㄉ砩舷碌囊律研偶悠鵠?,只怕都值不得一對耳墜子。

  掌柜娘子心里苦笑。進門便是客,雖是這兩個女孩兒一看便不是有錢的,也總要笑臉迎人才是做生意的道理。若是買不起,自然就知難而退了,何苦說些難聽話?這位宋大姑娘是嬌養慣了,說話隨意,到頭來卻不是店里得罪客人?

  果然荷花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,捏著荷包的手幾乎要把荷包攥出水來。倒是端午看了宋端云一眼,大大方方地道:“我們想買一對銀耳墜,不知道都是什么價錢?”

  掌柜娘子松了口氣,連忙引著她們到旁邊去:“這里都是銀耳墜,素面的要便宜些,這掐花的就要貴些,姑娘慢慢挑?”

  荷花小聲道:“那,那最便宜的要多少錢?”

  宋端云在旁邊嗤地又笑了一聲,故意提高了聲音向掌柜娘子道:“李娘子,這枝蝴蝶鈿子給我包起來,我也要挑一對耳墜子,要鑲珠的?!?p>  掌柜娘子暗暗嘆氣,卻也只得扔下荷花兩人,先去給宋端云取出幾副鑲珠嵌寶的耳墜來。宋端云眼角瞥了一下,見荷花看得目瞪口呆,心里得意,仔細選了一副,這才叫青眉付了銀子,懶懶起身:“先挑這些,若是還有什么新鮮樣子,就麻煩李娘子去我們府里說一聲兒?!?p>  李娘子連聲答應,親自送宋端云出去。宋端云走到門口,余光見荷花挑了一副最便宜的素面銀墜子,旁邊那個端午也只挑了一對幾錢重的蝴蝶形銀墜,心里便舒服了許多,故意對李娘子道:“娘子別送了,去招呼那兩位吧,雖說不是什么大生意,好歹總有幾個錢進賬?!彼蛋?,得意洋洋上轎去了。

  出了老祥銀鋪,宋端云又想起要買五香齋的點心,在街上繞了好大一 圈,這才往家里走。此刻時近正午,轎子里已經悶熱起來,宋端云正想著家里的冰鎮酥酪,轎子偏偏停下了,遂在轎子里不耐煩地揚聲道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  青眉忙往前頭去看了看,回來小聲道:“姑娘,咱們走到李家的門口來了。李家女眷要去廟里上香,兩輛車出來,得等車過去了咱們才好走呢?!?p>  宋端云不悅地將窗簾掀起一角往外看,果然是走到了李家所在的街口上,前頭兩輛馬車過來,將路堵得嚴嚴的,轎子根本過不去,只能在路邊等著。

  馬車從轎子旁邊過去,馬車窗簾被風吹了起來,宋端云一眼看見車廂里坐的人,不由得愣了一下:“那個不是李素蓮嗎?”

  青眉抬頭去看,窗簾卻已經垂了下來:“姑娘是不是看錯了?李三姑娘自從——就不出門了?!?p>  雖說李家視宋家如仇,但同在一地,也免不了會碰面。李家三個女兒,前頭兩個年紀都大,早早就嫁了出去,只有這個三姑娘李素蓮,年紀比宋端云只長三歲,出來走動的時候倒是頗見過幾次。

  李素蓮兩年前就訂了親事,可是親事剛定下,夫婿就病死了,有那好事的,背地里就傳她克夫。李家為了圖個好名聲,索性就讓閨女守了望門寡,那之后,就再沒見李素蓮出過門了。

  “必是她沒錯?!彼味嗽迫詞摯隙?,“她耳朵下頭有顆大黑痣。何況還穿得那樣素凈,頭上連朵花都不戴?!崩羆遺斐雒乓捕際譴虬縵柿?,除了李素蓮守寡,再無人會那般簡素。

  “可李三姑娘都幾年沒出門了,怎么忽然又肯出來走動了?”青眉有些疑惑。守望門寡的雖是姑娘,卻也跟寡婦一般要求,甚至比寡婦更深居簡出。何況望門寡不吉利,一般人家也不喜與之來往,便是在街上撞見了,也要背后說聲晦氣。李素蓮若是無事,哪會出門討別人白眼?

  “誰知道,沒準是守不住了,又想出門相看了?!?p>  “姑娘——”青眉嚇得不輕,“這話可不能在外頭說,讓太太聽見會打死我的?!蔽闖齦蟮墓媚錛宜凳裁詞夭蛔〉幕?,叫人聽見了可算什么呢。

  宋端云自覺失言,卻又不肯承認,強撐著道:“大驚小怪什么。不過,李素蓮怎么會出門呢?”

  青眉看李家的馬車已經過去,便叫轎子起行,自己跟著轎子道:“橫豎都是李家自己的事,姑娘管她們做什么?!?p>  “你不懂?!彼味嗽葡肫鹱蛺於逅蝸逅檔幕?,“李家如今鬼鬼崇崇的要算計我們,說不準李素蓮出門就有什么詭計呢。這事,回去得告訴爹?!?/div>

繼續閱讀:第五章 探望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威尼斯人平臺網站  太陽城官網-澳門太陽城|welcome  澳門葡京游戲平臺_線路導航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開戶_【賭場導航】  威尼斯人棋牌官網_品牌代理加盟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真人_電子游戲網址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視訊_【真人平臺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站_電子游戲平臺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太陽城網站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葡京開戶|澳門葡京平臺網址  威尼斯人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AG視訊_在線試玩  威尼斯人注冊網址_【集團官網】  澳門葡京開戶_【賭場導航】  澳門老葡京網址_【賭場官網】  澳門金沙真人網址  澳門金沙_澳門金沙電子游戲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澳門葡京官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