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楊家
桃箋2017-03-06 21:003,447

  宋大石的心事,宋端午自是全然不知。

  小隴村離景德鎮頗遠,搭著鎮上人走貨的騾車,宋端午和荷花晃晃悠悠直到午后才到了村口。荷花家離村口近,揣著耳墜子跑去跟她娘獻寶了,宋端午便獨自一人穿過村子,回了自己家中。

  宋大石家的房子在村里要算極好的了,乃是三間青磚瓦房,一個小院子,四圍也是磚墻,并不是村子里常見的竹木籬笆。

  宋端午一推開大門,就有一條大黃狗搖著尾巴撲到她裙子前頭,討好地汪汪著,繞著她打轉。

  “大黃,娘還在田里?”宋端午一見黃狗,就知道家里頭必是沒人的。宋家有五畝地,不算多,卻都是肥田,每年的出產足夠三人的口糧和賦稅,還能余下些。再養上幾口豬,一窩雞,加上宋大石在外掙的工錢,在整個村子里都數得著了。只是宋大石每年總要服上幾個月的匠役,他媳婦張氏少不得就要多辛苦些,也要下地去做田里的活。

  宋端午進了門,先將那對耳墜子放好,又換下出門穿的細布衫,套上粗布褂子,到灶下捅開火燜上飯,這才取了在鎮上買的一包點心,去了隔壁院子:“楊嬸——”

  一墻之隔的楊家看起來就差勁得多了,房屋墻壁是黃泥拌了稻草,好在屋頂還有薄薄一層瓦片,雖然還需蓋上茅草,但也比一般的草屋強得多,至少下雨不漏。

  但楊家的屋院卻收拾得極干凈,院子里一棵老柿樹下還安置了一方大青石做個桌子,此刻正有個少年坐在石桌前讀書,楊嬸則在一邊借著日光刺繡。

  宋端午一進來,一條黑狗就從院子角跑過來,嗅嗅她的裙角,搖搖尾巴又趴回去了。楊嬸已經站了起來,含笑道:“端午,從鎮子上回來了?快坐?!彼媸智崆嵬屏艘幌露?,“復兒進屋里去讀書,這兒涼快,讓端午坐?!?p>  宋端午頓時不好意思起來:“不知道楊大哥在讀書,打擾了?!毖釕糇喲憂笆且桓鋈嗽謖飫鎰?,兒子楊復據說是在外頭的什么書院讀書,只今年為了考秋闈才回來。宋端午一直跟著楊嬸讀書學畫,幾年來已經往楊家跑慣了,如今陡然多了一個楊復,一時也改不過來。

  楊復笑了一笑,將書收起來,向宋端午微微一禮,便轉身回房去了。他今年已有二十歲,身材瘦削高挑,相貌也頗為出色,自打他回來,村里那些姑娘們頗有幾個尋了各種借口來楊家的。只是楊復閉門讀書,少有能見到的。倒是宋端午離得近,時不時就要過來,還能見著幾次。

  “端午怎么這時候過來了?”楊嬸拉著宋端午在樹下坐下,不露痕跡地擋在她和楊復之間,“快坐,我去端綠豆湯?!?p>  “楊嬸別忙了?!彼味宋綺⒚豢闖鏊撓靡?,忙拉住她,將那包點心放下,“我今兒在鎮子上買了些點心,就是過來送這個的,這就要回去做飯了?!?p>  當初楊家剛到村里落戶的時候,楊復在外讀書,只有楊嬸一個寡婦在家,極是不便。宋家既是鄰居,沒少幫忙,替她擋了不少麻煩。楊嬸心里感激,主動提出能教宋端午讀書識字。

  宋家在村里雖算過得好的人家,可也沒那么多銀錢能送孩子去讀書,更何況端午一個女孩兒家,也沒有私塾肯收,若想讀書就得請先生來家,那得花多少銀子?難得楊嬸竟識字,自然是求之不得。雖沒說拜師,每年卻也少不得要送些米面肉菜來。

  宋端午原想著能跟楊嬸識幾個字就好,卻不料楊嬸居然能書能畫,一手刺繡功夫甚至還在張氏之上。幾年下來,宋端午學到的越多,就越覺得這楊嬸非同一般,宋楊兩家也就更是親近。只是從楊復回來之后,來往略有些不便,倒疏遠了幾分。

  楊嬸年近四十,因日子過得辛苦,面容不免憔悴,可若仔細看來,那眉眼卻頗為秀麗。雖是家境貧寒,她身上的衣裳卻總是干干凈凈,易破損之處都預先打了同色的補丁,針腳細密,不細瞧幾乎看不出來。

  因是寡婦,身上素無裝飾,只一根烏黑的木頭簪子挽著頭發,看起來比那莊戶人家的婦人還要樸素些,但舉手投足的姿態,卻又跟鄉下婦人迥異。不是沒人打聽過她的來歷,只是楊嬸只說夫家遭了水災才到這邊來,只因亡夫是個秀才,自己也才會讀書識字,再多問,就什么也不肯說了。

  宋端午買的是一包核桃糕,雖不是五香齋那樣的地方出品,卻也油足糖多,甜香撲鼻。楊嬸卻不易察覺地微微皺了皺眉,溫聲道:“端午,你家也不甚寬裕,平日里送來的東西也不少了,何苦花錢買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,快拿回去給你爹娘吃吧?!?p>  宋端午笑道:“楊嬸放心,我家里還有呢。不是說核桃吃了補精氣又補眼睛?楊大哥要讀書,想必是極費眼睛的,吃幾塊補一補才好?!彼底?,就要起身,“我該回去了——”

  她不提楊復還好,一提楊復,楊嬸的眼神便又深了一層,不由分說地拿起那核桃糕塞到她手上:“好孩子,你的心意我領了,這東西卻不能收。若是真要補氣明目,我去買些核桃來給復兒吃就行。這核桃糕不過是頂個名目罷了,終究也不過是個點心,下次切莫再聽了那些伙計的話亂花錢了?!?p>  說著,已經輕輕推著宋端午到了門口,向外一指:“瞧,那不是你娘回來了?手里拎著什么,快去接接?!?p>  宋端午回頭一瞧,果然是張氏扛了鋤頭,手里還拎著一籃子豬草,正在爬坡。宋端午連忙跑去接過籃子,才發現核桃糕還在手中,再回頭時楊家大門已然關了。

  這下宋端午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:“楊嬸這是怎么了?”怎么如此冷淡?

  張氏不在意地看了一眼楊家大門:“是怕人去多了影響楊家大郎讀書吧?聽說是八月初就要下場了,算算也就只剩下三個月,可不是要緊著念書么。我看這些日子你也別去找你楊嬸學畫了,她怕也沒心思教你??季偃?,這可是大事!”

  張氏這般一說,宋端午也就放下了疑惑,噘嘴道:“我沒那么不懂事,只是在鎮子上買了點核桃糕,想給楊嬸送去罷了?!?p>  張氏笑道:“這么久了,你楊嬸是什么脾氣,你還不知道?家里送些米面肉菜的也就罷了,這樣細點心,她怎么肯收?沒事,再有幾天就是端午節,雖說沒拜先生,也該按節送那個束什么的,到時候我把這點心跟粽子雞蛋一起送過去就是了?!?p>  “是束脩?!彼味宋縲ζ鵠?,“還是娘有辦法。娘,我去看過爹了,爹說到現在還沒定下去哪個窯場,聽說是要建新窯場呢,等有了消息就托人送信回來。娘,我還給你買了好東西?!?p>  “什么好東西,又亂花錢?!閉攀獻焐纖底?,心里卻甜。這閨女雖不是親生的,卻比親生的還要孝順,又聰明又懂事又能干。別家這么大小的丫頭只能幫著燒火做飯補補衣裳,自家閨女卻都能去窯場掙錢了。只是不知道,將來人家會不會還要接回去……

  張氏一邊想著,一邊進屋做飯。宋端午去摸了耳墜出來,繞到她面前,一下子攤開手,笑嘻嘻道:“娘,好看不?”

  “好看?!閉攀匣溝彼蚋約捍韉?,連連點頭,“過幾日你生辰就戴上,跟荷花她們出去看舞龍,只是仔細別掉了?!?p>  “娘,這是給你買的?!彼味宋縟∠掄攀隙瀋系囊歡醞∠?,把銀耳墜戴上去,左右端詳,“真好看?!?p>  張氏又是高興又是埋怨:“你這丫頭,好端端的怎么買這么貴的東西,娘隨便戴個什么都成,你小姑娘家,正是該打扮的時候?!?p>  “不要?!彼味宋綾ё耪攀系氖直鄄恍硭∠呂?,“下個月是娘生辰,娘就戴這個。我年紀小,到時候掐朵花兒戴上就行了?!?p>  張氏看著女兒精致的臉,嘆道:“也不小了,眼瞅著就十四的姑娘,也該找婆家了?!?p>  宋端午臉上一紅,搖著張氏:“娘又拿我取笑——”

  娘兒倆的說笑聲傳到隔壁,楊嬸正端了一碗綠豆湯進房,楊復放下書接了湯碗,溫聲道:“母親其實不必如此的,我看宋家姑娘心思純凈,不過還是個孩子,并沒那些胡亂想頭。母親還要在這村里住著,若是與宋家疏遠了,怕是日后辛苦?!?p>  楊嬸眉眼肅然,打斷兒子的話道:“辛苦怕什么,只是有些事斷斷不成。端午那丫頭生得是不錯,可你身上擔著起復范家的大任,可不能耽于美色!”

  楊復連忙站起來,正容道:“母親想到哪里去了,范家的冤屈,兒子日夜銘記在心,斷不敢忘的。只是這些日子,兒子看著宋家都是本分熱心的人,母親獨自住在這里多有不便,日后兒子還要去京城應試,只怕也難守在母親身邊。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,何況咱們家如今連遠親都沒了,正該與宋家多走動,平日有他們幫忙,也省得許多麻煩?!?p>  他這般說了,楊嬸神色才舒緩下來,但仍是搖頭道:“宋家一家都是好人,但好人也要為自己打算的。端午生得那般美貌,這些年又隨著我讀書學畫,已然不是普通的鄉下丫頭,自也不會甘心就嫁個莊稼漢,少不得想著往高里走??贍歉咼糯蠡?,宋家也攀不上,倒是兩家鄰里,你又有功名——萬一相中了你,若是到時沖口提了出來,應是不應?與其那時翻臉,倒不如現在就撇清了,大家別提這事,反而和氣?!?p>  楊復聽母親這話也有理,遂不再說什么,喝過了湯,低頭又讀書去了。楊嬸坐在旁邊,手里捏著針線,想起從前的事,卻只管出神去了……

繼續閱讀:第七章 抓人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威尼斯人注冊網站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平臺_會員注冊  澳門金沙官網_國際游戲中心  澳門金沙網址|真人棋牌  澳門威尼斯人集團_【捕魚游戲平臺】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葡京賭場_登錄地址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-歡迎蒞臨!!!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真人游戲  澳門威尼斯人平臺網址  威尼斯人網站  太陽城官網  澳門葡京平臺_【最新游戲】  金沙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平臺賭博_【官方網址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_AG電子  金沙電子游戲_澳門金沙  澳門威尼斯人AG視訊_在線試玩  澳門威尼斯人視訊_【真人平臺】  金沙官網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網投官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