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求救
桃箋2020-01-19 18:313,218

  宋端午料想得半點都沒錯。兩個假和尚自然是想著走人少的小道,雖說是宋家的馬車,但能少碰見人當然更好。聽了宋端午的話,高個和尚抬手就給了她一耳光:“少廢話!往南邊走!”西南之地歷來不太安定,他們兩個要是能到那里,魚龍混雜的,錦衣衛想抓也難。而且聽說西南那邊的分壇手下人不少,日子過得也不錯,正好投靠。

  宋端午挨了一耳光,身子往旁邊一栽,手里的韁繩扯了一下,轅里的馬立刻咴咴一聲,撒開四蹄亂跑起來。

  這里不是官道,路面坎坷不平又狹窄,這馬一跑起來,不但顛得厲害,而且不走正道,沒幾步就往道邊上歪,嚇得高個和尚連忙用力拽韁繩,才好歹將馬勒住了,沒有把車趕到道邊的溝里去。

  “我說了這路不好趕車?!彼味宋縹孀帕?,勉強在車轅上坐穩了。

  馬車突然顛簸,矮個子在車里一頭就撞在車廂上,眼冒金星,這會兒撩開簾子就罵:“小娘皮的,不是你說會趕車嗎!”

  “我,我在家里只趕過牛車,馬不聽話,不好趕……”宋端午索性兩手捂著臉,裝起哭來,“要不然,要不然你們來趕吧?!?p>  “娘的——”矮個子罵了一句,卻無話可說。他們也都是鄉村里混混出身,家里精窮才入了白蓮教,別說馬了,就連驢都養不起一頭,哪里還會趕車。

  高個子陰沉著臉,看了矮個子一眼:“要這么著,只能穿鎮子了?!閉庖惶趼范際槍俚?,好走,說起來也是最近的路,倒比走小路更方便。若是棄了馬車,這三個丫頭卻是不好帶走的。

  “過城門怎么辦?”矮個子有些惴惴。那城門口到現在還有兵丁守著呢,還有那些該死的錦衣衛!

  宋端午一臉害怕地看看他:“我,我認識守城門的人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高個子懷疑地看著她。

  “我認識守城門的人?!彼味宋纈鐘檬治孀×?,哭哭啼啼地道,“我能送你們出城,你們出了城之后放了我好不好?我想回家,我想我娘——”

  她這一哭雖是假的,卻引著馬車里頭宋端云真哭起來了,邊哭也邊說:“你們放了我,我身上的首飾都給你們,等我回去什么都不會說……”

  兩個假和尚對看一眼,高個子眼珠一轉,就堆起了笑臉:“你要是真能送我們出城,出了城我們就放了你們?!?p>  “真的?”宋端午從指縫里露出眼睛看著他。

  “當然是真的?!備吒鱟優男馗V?,心里卻笑開了花。到底是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片子,一騙就得,放她們回家?這是老天爺賞的銀子,都掉到手里了,誰還會推出去?這個鄉下丫頭居然認識守城門的兵丁,,這可真是太好了,等順順利利出了城,把這三個丫頭往窯子里一賣,轉手就是一大筆銀子。到時候拿了銀子,就算不去西南分壇,到哪兒也能買房子置地過好日子了,倒勝如天天提心吊膽的怕被朝廷拿了。

  “那,那就走?!彼味宋綰孟裥帕慫幕?,用袖子抹干了臉上的淚,又拉起了馬韁。

  馬車晃晃悠悠,從北門進了鎮子,又到了南門。

  如今城門口的兵丁已經沒有前些日子那么多,對于進鎮的人查得松,可對出鎮的人卻極是仔細。馬車才到城門口,就有兵丁上前來攔住了:“下車檢查?!?p>  高個子一面對兵丁堆著笑臉,一面將刀子悄悄往宋端午后腰威脅地頂了頂,嘴里說著:“我是景德寺的僧人,這馬車是宋家的女眷,是要出去放生的?!?p>  大戶人家的女眷素來深居簡出,出門也多是去佛寺庵堂之類地方,且不是坐轎便是乘車,不肯輕易拋頭露面,當然更不能讓這些兵丁們隨意檢查了。若是按著以往,趕車的送上一塊銀子,兵丁們也就放行了。只是如今情況不同,兵丁們雖然知曉宋家的身份,卻是不敢隨意放人了。

  宋端午往前傾了傾身,細聲細氣地說:“這位大哥,我認識你們蕭校尉,能不能請他過來說句話?”

  “你認識蕭校尉?”兵丁就愣了一下,仔細往宋端午臉上看了看,發現這穿著不起眼的丫頭,居然生得眉目明艷,只是臉上紅腫了一片,眼圈也是紅的,仿佛剛剛挨過打。

 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這漂亮的女孩兒挨了打,梨花帶雨的也格外讓人同情些。再加上還有蕭謹的名頭頂在那里,兵丁說話也不由得放輕了聲音:“你等等,我去請蕭校尉過來?!?p>  “這姓蕭的是什么人?”高個和尚覺得不大對勁兒,看著兵丁走開,就壓低聲音惡狠狠地問宋端午,“你可別想跟我耍什么花樣!”

  “我沒?;ㄑ?,真是我認識的人?!彼味宋緦Ψ直?,“請了他來,才能免了人搜馬車,要不然——”就算是出家人少些避諱,也沒有一個和尚跟女眷擠在一輛馬車里的,任誰看了都要疑心。

  這話說得有道理,高個和尚摸摸自己的腦袋,忽然有點后悔起來:早知道今日能劫持到這幾個女子,又何必把頭發剃了呢,若是裝成趕車的下人怕是更順利。如今叫人瞧著,和尚跟女眷一塊兒,倒不對勁了。

  再說,其實也不必非要往南邊去,當時劫了這車,就該往北去才是。雖說那邊是去京城的方向,錦衣衛就是從那邊過來的,關卡也必是嚴的,但至少不必再進鎮子,隨便找個地方把這幾個丫頭賣了,拿錢跑路就是。倒強如現在,又到了城門口,還要見什么校尉。

  不過這會兒說什么也來不及了,高個和尚只能將刀子又往前送了送,低聲威脅道:“你可說話仔細著,若是露了餡兒,老子先捅死你!”

  宋端午只覺肋下一痛,刀尖已經穿過衣裳刺進了皮肉里,情知這些亡命之徒狗急跳墻的時候是說得出做得到的,她在車轅上尚且如此,馬車里頭那位宋家大小姐跟丫鬟婆子更是待宰的雞鴨一般,逃都沒處逃。

  “我曉得……”到這時候,宋端午也只能點頭答應,“我不亂說話……”其實剛才這假和尚的話里已經有些破綻了,只是守門的兵丁竟聽不出來,但愿那位蕭校尉夠聰明……

  高個和尚只覺得心里不踏實,正想再威脅兩句,便見剛才那兵丁已經引著個年輕人走了過來,連忙收起臉上的戾色,低眉垂眼裝出一副和善模樣來,眼角余光將那年輕人仔細打量了一下,見他身上衣裳也不怎么起眼,心里就放松了些。

  蕭謹這些日子一直守在鎮子里,聽來請他的兵丁說一個美貌少女自稱認得他,心里便有些疑惑起來——他來景德鎮不過十數日,每日里單是抓白蓮教就忙不過來,雖鎮上也有些大戶人家邀請他去吃酒賞花,都被他推了,哪里會認得什么女子?

  “老蕭,別是哪家姑娘瞧上你了,借機來見面的吧?”旁邊一名錦衣衛寧慎便笑起來。此人年紀也不過二十出頭,因名字與蕭謹頗有些相通之處,甫入錦衣衛便被人拿來取笑。誰知取笑了幾次,倒讓兩人關系親近起來,此次更是同來江西辦差。寧慎性子活潑,便是辦差之時,也少不了要開些玩笑。

  那兵丁眼看蕭謹面色不大好看,猛然想起這位雖然年輕,卻是錦衣衛,而錦衣衛的兇名——頓時有點后悔來傳話了,但此刻說什么也來不及,只能硬著頭皮道:“小的看那姑娘臉上還有紅腫痕跡,像是被誰打過,又同著一個和尚,總覺得有些不大對勁……”

  其實他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的,宋家老太太信佛,放生也是常有的事,若不是因為這些日子抓捕白蓮教,錦衣衛們又盯得緊,他早就抬抬手讓馬車出城了。

  只不過這會兒到了蕭謹面前,他才突然發現自己的舉動有問題,為了避免被這位打來了景德鎮就一直冷著臉的年輕校尉問責,只好絞盡腦汁地挑點毛病出來為自己辯白了。

  然而不知是不是誤打誤撞,蕭謹的神色反而緩和了一點:“人在哪里?”

  兵丁暗暗松了口氣,連忙哈腰道:“就在城門那邊,馬車還停著呢,里頭一點兒動靜都沒有?!?p>  宋端午坐在車轅上,脅下的傷口像蜂蜇一樣作痛,高個和尚緊貼著她,也不知他在山里躲了多久,雖然僧衣是干凈的,身上卻有一股子臭味,一陣陣地熏得她直惡心。

  “來了。你仔細說話?!備吒齪蛻瀉鋈灰醭戀廝盜艘瘓?,順便又用刀尖戳了她一下。

  宋端午只覺傷口處又是一陣疼痛,強忍著對迎面過來的蕭謹笑了一下:“蕭校尉——我,我是宋家的丫鬟,我叫端午,蕭校尉還記得吧,上回在城門這里……”但愿他還記得,但愿他夠聰明……

  蕭謹眉毛一揚:“原來是你——”他素有過目不忘之能,何況宋端午生得明艷,又提起上回在城門之事,他自然記得。然而那也不過是一面之緣罷了,哪里說得上就認得呢?何況——宋家的丫鬟?若是他不曾記錯,上回這女孩兒可沒說自己是宋家的丫鬟。

繼續閱讀:第十六章 毀車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葡京在線網投_官方開戶  葡京網站  澳門葡京官方注冊_【線路導航】  澳門威尼網址_手機投注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威尼斯人網站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官方_真人在線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太陽城網址-澳門太陽城注冊  澳門葡京官方在線_【真人平臺】  澳門金沙官網賭場_澳門金沙線上平臺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澳門葡京注冊平臺_【電子游藝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【現金網投】  威尼斯人網址_【會員注冊】  金沙國際平臺_高清在線影院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  葡京網|澳門葡京官方網  澳門金沙_AG電子  澳門威尼斯人_官方注冊網址  申博太陽城網址_太陽城娛樂[官網]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金沙官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