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偽僧
桃箋2020-01-19 18:313,348

  宋端云這么一抬手,便覺得手腕一緊,那個鄉下丫頭居然一把攥住了她的腕子,拖著她就要往前頭走,口中還道:“得饒人處且饒人,多大點子事,何苦鬧起來。姑娘也是大戶人家出來的,名聲比什么都重要,還是快回去罷?!?p>  宋端午一邊說,一邊覺得自己心口砰砰亂跳。剛才這兩個和尚一低頭的時候,她忽然發現,這兩人雖剃了光頭,頭頂卻沒有戒疤!

  景德寺這個地方,宋端午來得不多,卻常聽村里的老人講過。說景德寺在洪武爺年間,是奉了皇命重修起來的,雖比不得南京北京那些皇家寺廟,規矩卻是極嚴的。凡入寺僧人,都是正經有度牒受了戒的,從來不收些沒來路的野和尚,就是怕三不知的沾上什么麻煩。

  據說前朝的和尚剃度之后也未必都點戒疤,但景德寺為了避免是非,入寺的和尚,哪怕只是八九歲的小沙彌,這戒疤也是必有的。又怎會跳出兩個壯年和尚,頭上卻不點戒疤的?

  宋端午這疑心一起,觀察得越發仔細,不幾眼就又發現這兩個和尚身上的僧衣也不甚合身,像是隨便拉來穿上的。尤其有個高個和尚,那僧衣明顯短了一截,后頭下擺還豁了條口子,就那么張著嘴,連縫都不縫。

  這兩人根本不是景德寺的和尚,甚至——說不定根本就不是和尚!宋端午一想到這里,就不由得心里一驚。

  不是和尚,為什么做和尚打扮?這是想混進景德寺做什么,還是想混在和尚群里躲避什么?這些日子,鎮子上連帶著下頭的村子里,可都在說捉拿白蓮教的事……

  “走吧,走吧?!彼味宋繚較朐絞嗆ε?,可恨眼前這個大小姐根本毫無所覺,還在大耍威風。宋端午忍不住提高點聲音,背對著兩個和尚,對宋端云不停地使眼色,手上用力就要拖著她走。不管這兩個和尚究竟是什么來路,先到前殿人多的地方再說,這里只有她們幾個女子,真鬧起來豈不只有吃虧的份?

  宋端云被她這么一拽,反而更惱了,抬手用力甩開宋端午,怒道:“誰讓你碰我的!你知道我是誰嗎?知道宋家嗎?我是宋家的人,我爹是秀才!你一個鄉下丫頭,也敢來拉拽我?今兒我非叫住持來不可,倒要看看,景德寺到底有沒有規矩了!”

  兩個和尚原本低頭站著,這會兒聽見宋端云自曝身份,眼珠子就滴溜溜轉了起來,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。宋端午一直在用眼角余光注意著,見兩個和尚這樣,心里就更懸了起來,又聽宋端云還在發著小姐脾氣,索性放開了她,自己就要往前殿走。她跟宋端云并沒交情,仔細說起來還有點小仇呢,既然宋端云這樣不聽勸,她也只能先顧自己了。

  宋端云猶自發怒,指了跟來的婆子道:“你立刻去前殿,把住持給我請來!”

  那婆子答應著轉身要走,才邁了兩步,就聽背后宋端云和青眉一聲驚呼,自己頸后一痛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宋端午已經走出兩步,聽見動靜一回身,只見那婆子倒在地上,兩個和尚從綁腿里各拔出一把刀子來,攔住了去路。高個和尚沖著宋端午走過來,一邊還在獰笑:“小娘子乖乖過來,不然——白刀子進去,紅刀子出來!”

  宋端午的猜測半點都沒錯,這兩個和尚正是錦衣衛要抓的白蓮教徒。

  自前朝有白蓮教起,因鬧的動靜大,后頭但凡起事的就都冒稱白蓮教,實則弄到如今,也壓根不是當初那個白蓮教了,只是還叫這個名字罷了。

  這兩個和尚,還算是白蓮教里的小頭目,在江西分壇管點事。江西這地方是魚米之鄉,老百姓日子過得還算安定,白蓮教也就無甚用武之地,說是管事,也不過每月有幾兩銀子罷了。

  這兩人在分壇呆了五六年,也沒遇著有什么事,不料這來事就來個大的,京城那邊的人像喪家之犬一般跑來,說是因著萬壽山什么事,朝廷又開始緝拿白蓮教了?;姑壞人歉忝靼淄蚴偕驕烤鉤雋聳裁詞?,錦衣衛就像聞著味的惡狗一樣,緊跟著追到了江西。

  如今的白蓮教,雖頂著個前朝白蓮教的名字,但天下平定這些年,老百姓沒人愿意造反,早就有名無實了。所收羅的也不過是些地痞混混之類,平日里偷雞摸狗敲詐勒索倒有一套,要說對上錦衣衛,就只剩下夾著尾巴逃了。

  可就是逃,也沒逃得出去。錦衣衛簡直是閃電一般殺到,先就拿下了幾個。剩下的人一哄而散,逃到了外頭山上。原想著躲些日子,錦衣衛拿不到人自然就走了。誰知道他們非但不走,還將城門封鎖,不許人往外送吃食。

  這些人平日里吃酒吃肉的,哪嘗過餓肚子的滋味,在野外躲了沒幾天就受不了,一回村子便被早埋伏好的錦衣衛給拿下了。這么著折騰了這些日子,就只剩下這兩個小頭目了。也是這兩個腦袋靈活,一出事就逃進了景德寺后頭的樹林里,晚上出來偷點寺里的剩飯剩菜,好歹熬過了這些日子。

  眼看著此地是呆不下去了,兩人也想著逃往別處去??珊拚獍锝躋攣?,居然將各處官道民道都設了關卡。這兩人沒了辦法,就偷偷剃光了頭發,想著從景德寺里偷兩份度牒,假冒化緣的僧人離開。

  萬沒想到會在骨灰塔這里遇上了這幾個女眷。原本兩人想著讓宋端云訓斥兩聲就完了,誰知道這小娘兒居然不依不饒,還要叫住持過來。住持若過來,怎能認不出這不是自己寺里的僧人?

  兩人正想著如何堵上宋端云的嘴,又聽她自報身份乃是宋家女眷,頓時動了心思。宋家是大戶人家,女眷來上香必是乘了馬車的,若是借了這輛馬車,多半就能混出關卡去。且兩人如今身無分文,宋端云衣飾都華貴,正好做個盤纏。她又生得美貌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連人都拐出去賣了,撈幾錠銀子遠走高飛,看那幫錦衣衛去哪里找人!

  “你們,你們干什么?”青眉見了刀子,嚇得兩腿都軟了。那婆子被打倒在地,看上去像死了一樣,若不是宋端云被人挾持在手里,她現在就想撒開腿就跑了。

  “噓——”矮個和尚沖她一晃手里的刀子,“敢出聲就捅死你!”

  宋端云也嚇愣了。她被夾在男人胳膊里,只覺得一陣陣的汗臭味直往鼻子里鉆,想吐又被勒住了脖子,勉強才能說出幾個字來:“你們想——我,我不叫主持來了,你們快放了我!”

  高個和尚哈地笑了一聲,大步走過來,一把抓住了宋端午的手臂:“老二,今兒真賺著了,這個比你手里那個長得還漂亮呢,剛才居然差點走了眼!”那是因為宋端午穿得樸素,現在看來,還是這個穿舊衣的丫頭更美貌,當然也就能賣更多的銀子了。

  宋端午剛才已經估量了從這里到前殿的距離。實在太遠了,她雖然是大腳走慣了路,也跑不過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。真要是這會兒叫起來,恐怕不等人來,這兩人狗急跳墻就會把她們都殺了。

  “你們到底是想做什么?”宋端午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樣,整個人都往地上縮,“那位姑娘都說了,不叫住持來了,你們還要怎么樣?”

  高個和尚一把將她拎了起來,沖著青眉道:“你們的馬車在哪里,帶我們去。要是驚動了人,你們都是個死!”

  宋端午還沒來得及拿墨條在地上畫一畫就被他拎了起來,只能老老實實地跟著走。

  宋家的三輛馬車都停在寺廟外頭,這時候太陽正毒,主子又在廟里歇著,車夫便把馬車停到樹蔭下頭,自己也到廟里喝水歇涼去了。兩個假和尚見沒有車夫,臉色就不大好看。

  “我會趕車?!彼味宋緹托∩盜艘瘓?。高個和尚的刀子還頂在她后腰上呢,但能坐在外頭趕車,總比被關到馬車里頭機會多一些。

  “那就快著!”高個和尚左右看看,偷偷摸摸解了一輛馬車下來,讓矮個和尚挾著宋端云主仆進馬車里去坐著,自己就跟宋端午在車轅上坐了,仍舊緊緊貼著她,一手抄著她的腰帶,一手用刀子頂在她肋下,“趕車。要是敢叫喚,老子就一刀捅進去!”

  宋端云是小腳,這一路從寺廟后頭繞過來已經累得不輕,要不是有青眉攙著,早就走不動了。這會兒被塞到車廂最里頭,面前是矮個和尚兇神惡煞地擋著,腳上又疼,忍不住就低聲啜泣起來,但看見那刀子,又不敢大聲地哭。

  宋端午坐在車轅上,隱隱聽見宋端云的抽泣聲,心里煩躁得真恨不得進去打她一巴掌。方才在廟里,若是宋端云跟著她走了,這兩個和尚大約還不會起這挾持女眷的念頭,偏她要逞小姐威風,才招來了這場禍事,居然還有臉哭呢。

  “往哪里去?”宋端午不很熟練地抖了抖馬韁,問高個和尚,“這馬不大聽使喚,若是路不好,怕是趕不動?!彼諳绱?,鄉下人家,對女孩子沒有那么多規矩拘束著,因此對于有些事情,她比宋端云知道得更多。

  比如說眼下,宋端云只怕被殺,宋端午卻知道,這兩個假和尚挾持了她們,若是能借著宋家的馬車逃出去,那她們三個女孩兒只怕想死都死不了。于今之計,還是要走人多的地方,那才能找到機會求救。若是走那偏僻小道,到時候豈不是任由這兩個假和尚擺布了?

繼續閱讀:第十五章 求救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威尼斯人官網-歡迎蒞臨!!!  澳門金沙  澳門金沙_澳門金沙電子游戲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北京pk拾計劃|[首頁導航]  威尼斯人官方平臺  北京pk賽車官網-pk10開獎結果  時時彩平臺|時時彩平臺哪個好  澳門金沙線上平臺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網投官網  威尼斯人棋牌官網_品牌代理加盟網  澳門太陽城平臺  澳門威尼斯人  澳門威尼斯人_真錢捕魚注冊送現金  澳門葡京賭場_【注冊平臺】  澳門太陽城平臺  澳門威尼斯人游戲_捕魚技巧  澳門金沙_電子游戲平臺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【電子游戲平臺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集團_【注冊網址】  澳門葡京國際集團_【官方平臺】  威尼斯人平臺_【棋牌游戲】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威尼斯人平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