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詐人
桃箋2017-03-17 21:003,335

  這窯場久已無人蹤,此刻雖是午后,卻也是四野寂然,只有遠處道路上偶爾有車馬經過,傳來一點聲音,若有若無。因此蕭謹與寧慎二人伏在那煙囪口上側耳聽去,竟是將窯室里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。

  只聽一個女孩兒的聲音正怯怯地道:“……萬一窯塌了,往里走得太多,來不及跑出去……”

  接著便是男子聲音粗魯地喝斥道:“胡說八道!你一個丫頭片子,懂什么!”

  女孩兒似乎被狠狠推搡了一把,卻還是道:“我爹就是制瓷的,我打小就跟著我爹去瓷場,親眼見過窯塌。里頭的人挖出來的時候,都是活活憋死的,臉是青紫的,眼睛凸出,有些手指甲都扒斷——”

  她還沒說完,就有另一個女聲哇地哭了出來:“別說了,別說了——”

  這說話的人當然就是宋端午,而嚇哭了的則是宋端云。青眉也嚇得兩股戰戰,看著深處黑暗的窯室,磨磨蹭蹭不敢往里走。

  兩個假和尚雖是本地人,卻是從未下過瓷場,更不知道瓷窯這些事兒,此刻聽了宋端午的話,也有些頭皮發麻。然而這時候也沒有別的地方可藏,高個和尚硬著頭皮狠狠推了宋端午一把:“閉嘴!若是窯塌了,你也一樣死在這里頭!”

  宋端午被他推得直撞到宋端云身邊去,順勢拉了宋端云和青眉的手,仿佛給自己壯膽似的道:“窯要塌的時候會有簌簌的聲音,就像有老鼠在上頭跑似的,還會往下落塵土。只要聽見這聲音馬上往外跑,大概就來得及跑出去?!?p>  宋端云哭得更厲害了。她是纏過足的。宋大太太嫁進門的時候宋振已經中了秀才,總想著等女兒大了,丈夫已經中了進士做了官,那時候女兒就是官家小姐,纏了足才更見身份,因此從宋端云五歲起,就開始給她裹腳。

  這纏足之事,哪怕從小就纏起,也是要受些苦楚的。宋端云卻最是不能吃苦,因此折騰了好些年,只纏了一雙半大不小的腳出來。等到她十一二歲時知道纏足的好處,后悔卻也晚了,只得做幾雙高底鞋子遮一遮。

  然而腳雖未裹成三寸金蓮,走路到底是不如天足的女孩兒,更不必說是跑了。就算聽見動靜就往窯洞外頭跑,大概也是跑不及的。

  不過兩個假和尚聽了宋端午這話,心里倒是稍稍安定了一點兒。他們兩個是男子,這窯又不大,哪里還能跑不出去呢?不過宋端云這樣哭哭啼啼,就是有什么老鼠跑的聲音也被她的哭聲遮過去了,豈不糟糕?

  矮個和尚性情暴躁,當即就把手一揚:“你哭喪呢?討打是不是?”

  宋端云已經挨過一耳光了,被他一嚇連忙捂了嘴。宋端午小聲道:“別哭了。你若是再哭,聽不到窯要塌的聲音,會死在這里的?!幣槐咚?,一邊拉著她和青眉,反而往窯室里頭又走了兩步,倚著窯壁坐下了。

  宋端云只顧著害怕,哪里知道什么里外,何況走得腳痛,便也顧不得地上塵土污了衣裙,一屁股坐下就再也不想起來。倒是青眉覺得不對,忍不住道:“該往外——”

  話猶未了,宋端午已經用力拉了一下她的手。青眉雖然不解這是何意,但到底比宋端云要清醒些,知道宋端午這是讓她不要說話,連忙閉了嘴,被宋端午拉著坐了下來。

  瓷窯外頭,蕭謹冷峻的臉上微微露出了一絲笑意,對寧慎打了個手勢,兩人悄沒聲地又退了回來。一離開瓷窯,寧慎便有些忍不住了:“難道是說給我們聽的?”那自稱端午的女孩兒,看穿戴就是個鄉下丫頭,竟然真有這樣的膽識?

  “自然?!畢艚骷虻サ氐?,“把人都安排下去,若是這樣再拿不住人,也不必當差了?!?p>  窯室里頭光線昏暗,即使是大白天,也讓人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覺。兩個假和尚開始還豎起耳朵聽著外頭的動靜,擔心有人追過來,后來半晌也沒聽見什么聲音,漸漸也有些懶起來,眼皮也發沉,一點點地墜了下去……

  忽然間窯室頂上仿佛響了幾聲,有什么細碎的東西落下來,正落在矮個和尚的臉上。矮個和尚迷糊著抹了一把,覺得仿佛是些沙土。他正有些嫌棄地甩了甩手,便聽宋端午尖聲叫起來:“落土了,落土了!窯要塌了!”

  兩個假和尚同時打了個機靈,突然想起了宋端午之前說的話。只聽窯室頂端果然有悉簌之聲傳來,同時又有些灰土落了下來。

  “快起來,往外跑??!”宋端午的聲音里已經帶了哭腔,似乎是在拼命地拖宋端云,“窯要塌了!”

  窯室頂端那細碎的聲音更清晰了,仿佛有一只大腳正踩在窯室頂上,只要再用一用力,就能像踩碎個空蛋殼一般將瓷窯踩塌。兩個假和尚還有些睡意,懵懂之間來不及思索,跳起身來就要跑。

  矮個和尚還惦記著后頭的宋端午等人,可窯室里光線昏暗,回頭只見三個女孩兒在后頭擠作一團,似乎嚇得腿軟,站都站不起來,更不必說往外跑了。矮個和尚正略一猶豫,便又有一縷塵沙落在他頭上,而高個和尚已經撒腿跑了出去。

  到了這等時候,就算矮個和尚再舍不得這賣人的銀子,也是顧不上了,跟著高個和尚拔腿便跑,心中自我安慰著——幸好剛才已經把宋端云頭上身上的首飾都拔了下來收在懷里,就算三個丫頭壓死了,這些首飾也能頂幾十兩銀子呢。

  窯室并不很大,兩個假和尚撒開腿往外跑,慌亂之中額頭上雖碰青了幾處,但終究是不過片刻就跑出了瓷窯。

  正是午后,陽光明媚,四野皆青,與陰暗的窯室截然不同。兩個假和尚不由自主地齊齊松了口氣,剛要回頭看一眼瓷窯是否倒塌,膝彎里便同時受了重重一擊,撲通一聲齊齊跪倒在地,脖子上已經貼上了一樣冰冷鋒利的東西:“別動!錦衣衛拿人,反抗者格殺勿論!”

  窯室里頭,宋端云的腿軟得跟面條一樣,只會哭著喊救命。青眉倒是極力想把自家姑娘拉起來,可宋端午卻撲在她身上用力把她往下壓。青眉急得正要叫她讓開,就覺得宋端午掐了她一下,嘴里哭叫的聲音比宋端云還響,不由得愣住了。

  就這么一愣神的工夫,兩個假和尚已經跑了出去,便聽見外頭有喝叱之聲,然后一切都安靜了,就連頭頂上那老鼠跑一樣的聲音也消失了。宋端午的哭聲也早停了下來,在青眉耳邊長吐出一口氣來:“謝天謝地,大約是沒事了?!?p>  窯室里此刻只剩下宋端云還在沒頭沒腦地哭,青眉一邊耳朵是哭聲,另一邊耳朵是宋端午的聲音,一時之間都沒反應過來:“沒事了?”

  宋端午敏捷地從她身上爬起來:“我出去看看!”

  “我,我跟你一起……”青眉也顧不得宋端云了,急忙爬起來跟著宋端午往窯室門口摸過去。這窯室入口是直通的,根本不用走出去就已經能看見外頭的情景——兩個假和尚都被人按在地上,四五個年輕人手執快刀架在他們脖子上,另有一個年輕人輕快地從窯室頂端一躍而下,笑嘻嘻地道:“還真詐出來了?!?p>  這跑到窯室頂上去裝神弄鬼的當然就是寧慎,他一邊說一邊回頭往窯室里看,一眼就看見兩個女孩兒站在窯室入口處,頓時笑得更歡了:“兩位姑娘,沒事了?!?p>  青眉直到這時,才敢確信自己已經得救,兩腿一軟險些坐倒下去,一時間除了抽泣也不知該做何反應了。宋端午卻走了出去,向著站在眾人中間的蕭謹深深福了一福:“多謝蕭校尉救命之恩?!?p>  “哎,哎,是我們一起動的手,你怎么只謝老蕭一個???”寧慎笑嘻嘻地繞著宋端午轉了一圈,“想不到你還真有些見識,居然能想到用窯塌來嚇唬他們?!畢羯魎鄧笤際親≡諳縵?,一個鄉下丫頭竟有如此的膽識和頭腦,倒真是稀罕。

  宋端午連忙也向他福了福:“也要多謝諸位官爺救命?!?p>  她這么鄭重,寧慎倒不好意思了,撓撓臉道:“罷了。說來也是你自己有主意,將他們詐了出來,我們才好動手。哎,你們是宋家人對吧,我們已經有兄弟去宋家送信,一會兒就來人接你們了?!?p>  “我不是宋家人?!彼味宋綹詹乓彩且豢諂砍拋?,這會兒心里放松下來,也覺得渾身無力,肋下的傷口更是火辣辣地疼起來,“我家在小隴村?!?p>  “哎,你不是——”寧慎話還沒說完,蕭謹已經把他推開,打量了一下宋端午:“你受傷了?”福身下去的時候姿態頗為別扭,脅下的衣裳還被染污了一塊,也就寧慎這個粗心大意的,還纏著人家姑娘說話。

  寧慎這才發現宋端午衣裳上的血漬:“這家伙——”一看從兩個假和尚身上搜出來的匕首,他也就什么都明白了,抬腿狠狠踹了高個和尚一腳,“混蛋!哎,我這里有金創藥,你幫她上一下?!?p>  最后這句話是對青眉說的。雖說青眉身上穿的衣裳料子比宋端午還好一些,但一看就知道是個丫鬟。寧慎家中也是用慣了婢仆的,順口就吩咐了一句。

  青眉也是被使喚慣了的,聞言忙抹了眼淚站起來接過金創藥。這外頭的錦衣衛都是些年輕男子,何況一個姑娘家萬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寬衣解帶,也只有退回窯室里去敷藥了。

繼續閱讀:第十八章 動心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威尼斯人網站-澳門威尼斯人官方棋牌  澳門威尼斯人_電子游戲  澳門金沙_AG電子  澳門威尼斯人_真人棋牌  金沙電子游戲  全天兩期時時彩計劃_[后一計劃]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_【集團網址】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太陽城網址-澳門太陽城注冊  澳門威尼斯人AG電子_在線注冊  澳門金沙國際_AG電子  澳門葡京在線網投_官方開戶  澳門威尼斯人賭城  澳門威尼斯人_官方注冊網址  澳門金沙官網_國際游戲中心  威尼斯人會員_【注冊送彩金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【官方】_真人贏錢游戲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網投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集團_【官方賭場】  威尼斯人官網  澳門葡京集團_【現金網投】  澳門葡京賭場-【電子游戲】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_【正規平臺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