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抓人
桃箋2017-03-07 21:003,209

  楊家母子這番談話,宋端午自然全不知曉,因張氏猜測楊家怕打擾兒子讀書,之后母女兩個都不常往楊家去了,只在端午前一日送了些粽子雞蛋過去,核桃糕也夾在其中。楊嬸見了也不曾說什么便收了,只是改天就送了兩雙鞋子過來,卻是按張氏的尺寸做的。

  可惜這里頭的彎彎繞,張氏和宋端午都沒往深處去想,只歡歡喜喜收了下來,還把楊嬸的針線狠夸了一番。實在宋大石不在家,單是家里地里的活計就夠母女兩個忙活的了,哪有時間和精力來琢磨一雙鞋的回禮里有什么門道。

  轉眼間五月都過了一多半,宋大石那里卻還沒有消息過來,張氏等不得,收拾了一籃粽子雞蛋,帶著閨女又去了景德鎮上。

  母女兩個仍舊是搭了村里梁瘸子進城賣山貨的騾車,還沒到城門,就看見前頭亂糟糟的,要進城門的人排了老長的隊,堵得騾車根本動彈不得。梁瘸子嚇了一跳,連忙叫兒子到前頭去看出了什么事,沒片刻男孩子就跑了回來,氣喘吁吁道:“爹,前頭在搜人!進城出城的都要搜?!?p>  “搜人?”梁瘸子莫名其妙,“這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前頭一輛倒夜香的驢車也等在路邊,車把式一臉的無聊,聽見梁瘸子的話,回過頭來道:“你們還不知道吧,是抓白蓮教呢。今兒一早鎮子上就戒嚴了,瞧見沒,我這車出來的時候就搜過了,回去還得再搜一回?!?p>  梁瘸子瞪著眼看看那輛臭哄哄的車:“白蓮教?可,可聽說他們不是早就被滅了嗎?”

  倒夜香的車把式也是個愛說話的,只是他整天跟夜香打交道,熟識的人都嫌他臟,并不愿多跟他接近,導致他從各家聽來的閑話無人可說,實在憋得難受。此時見梁瘸子愿意搭話,頓時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“嗐,那都是衙門里說的。你想啊,要是說沒剿滅,那朝廷還不降罪,這官兒還當不當了?聽說那白蓮教會經文會符咒,口誦經文身貼符咒,就能刀槍不入起死還生,哪那么容易就剿滅了?”

  這些話梁瘸子也聽過的,只是覺得太過匪夷所思:“那不成了神仙了?哎,且不說那個,單說今兒這事,怎么忽然就鬧起來了?”

  車把式神神秘秘地向周圍看了一眼,故意壓低了聲音:“這話還是京城里傳過來的,說呀,白蓮教的一個妖道,偷偷潛去了萬壽山,在那山上作法,想鎮魘皇上!”

  鎮魘皇上這罪名實在太大了,連張氏這樣的婦人也被嚇住了,顫聲道:“誰,誰這么大膽子?”

  “沒抓住啊?!背蛋咽揭慌拇笸?,“只聽說是個妖道,好像叫什么李子龍的?!?p>  宋端午疑惑地問:“既然沒抓住,怎么知道是妖道,還知道名姓呢?”

  車把式一噎,強辯道:“這,這些都是后來查出來的,小丫頭片子知道什么?!鄙濾味宋繚倥俑實?,忙道,“去抓人的可都是錦衣衛,人家自有辦法?!?p>  錦衣衛兇名在外,可止小兒夜啼,宋端午就算有疑心也不敢說了。車把式見成功地鎮住了眾人,得意洋洋地道:“那妖道李子龍頗有道行,據說是南宋末年生人,因有些道行,壽比彭祖。前幾年,他不知得了什么人舉薦,竟混進了宮里,想要暗害皇上!多虧皇上身邊的錦衣衛警覺,將他拿住了要殺頭,卻被他使了個替身法兒,把皇宮大殿前一根柱子變做替身被砍了頭,自己卻一道符走了。他不肯罷休,又去了萬壽山要作法,幸而皇上是真龍天子,自有神佑,這妖道作法到一半,又被人發現了,這才逃出了京城。如今到處都在抓呢?!?p>  宋端午聽他越說越是離奇,忍不住又問:“就是南宋末年到現在也才兩百來年,怎么就知道他壽比彭祖,能活八百歲呢?再說,他既是有這樣的能耐,又何必混進宮里才能害皇上,早在萬壽山作法不就是了?且皇宮大殿前的柱子怕不有一丈高,變成人的話——一丈多高的人,行刑的人難道看不出來?”

  車把式被她問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,惱羞成怒道:“皇上的事,怎輪到你一個黃毛丫頭來評論!”

  張氏立刻惱了:“你這人好不講理,明明是你先說起皇上的事,怎么這會又怪起我閨女來。她不能說,難道你就能評點皇上的事不成?看你說那妖道說得這般起勁,你又是如何知道的?難不成你去過京城,親眼看見皇宮大殿前頭少了一根柱子?”

  車把式啞口無言,當著眾人臉上下不去,幸好這時隊伍已經向前移動,順勢說了一句不與婦道人家斗口,回自己車上趕車去了。

  這里梁瘸子卻害怕起來:“怎么又鬧白蓮教?還有錦衣衛……”這名頭實在太嚇人了,“聽說錦衣衛拿人殺人都不必經過衙門的,捉了去想殺就殺……要不然,要不然我們也別進城了,快回去罷?!?p>  宋端午安慰他道:“大叔別聽那些,朝廷難道沒了王法不成?何況我們是良善百姓,只是搜查罷了。若是這會兒轉身回去,被人看見反倒要懷疑,到時如何說得清?”

  正說著,便聽前頭有人呼喝,眾人一起抬頭看去,只見一個瘦小男子從隊伍中跑出來,就要往官道旁邊的樹林里扎。眼看他就要沖進林中去了,忽然嗚嗚風響,一件東西打著轉兒飛出來,砰地打在他腿上,登時將他打倒,后面幾個衙役跑過來,七手八腳將他按了個結實。

  人群亂做一團,雖在衙役們大聲呼喝之下不敢亂動,卻是交頭接耳,不一時消息就從前頭傳了過來。原來那瘦小男子本在隊伍之中,但見前頭進出城都詢問得仔細,若是說不清楚的就要扣下來,直待尋了里長保甲來保釋方可,便想要偷偷從人群中溜出去不再進城。

  誰知他才退到人群邊上,便被發現了,衙役命他站下,他反拔腿就逃,顯然是心中有鬼,這才被捉。

  此刻幾個衙役已將這人捆綁結實拖了起來,卻見他一條左腿扭曲著,根本無法站立,竟是被方才那一下子打斷了腿骨!

  梁瘸子張大了嘴巴合不攏來,心里一陣后怕。幸而聽了宋端午的話不曾回車,若是方才想要后退又被衙役們發現,可如何說得清楚?

  梁瘸子的兒子年紀卻小,并不曉得利害,只顧睜大了眼睛去看那些抓人的衙役,扯著梁瘸子的衣襟道:“爹,哪個是錦衣衛?”

  梁瘸子連忙捂住兒子的嘴,自己卻也伸頭去看。只見一個衙役撿起地上那打倒瘦小男子的東西,原來是一把連鞘佩刀,雙手捧著往后走,送到一個相貌英俊的年輕男子身前。

  這年輕男子身材修長,兩道劍眉斜飛入鬢,目光炯炯,站在那里就招得隊伍里一些膽大的婦人女子忍不住都在偷偷瞧他。只是他身上只穿灰布短衣,頭上黑紗幞頭,單看衣飾極不起眼。他身邊零散還有幾人,均是一樣衣著,若不是腰間均掛著佩刀,只怕就被當作了普通百姓。

  梁瘸子的兒子掙脫老爹捂嘴的手,小聲道:“爹,不是說錦衣衛都穿那個什么飛魚服,很是好看的。這些人怎么穿得灰撲撲的,究竟是不是錦衣衛?”

  梁瘸子一把又捂住他嘴:“小祖宗,是不是的也由得你議論?快閉上嘴不要招禍了!”他雖是這樣斥責兒子,自己卻也忍不住仔細去看。只見那幾人看起來也沒有什么特別顯眼之處,心里倒稍稍松一松,喃喃道:“或許不是錦衣衛,只是剛才那車把式亂說的……”

  旁邊排隊的人也都在伸長了脖子細看,此刻大家都是心中惶惶然的沒個底子,情不自禁地都聚在一起。聽見梁瘸子這話,便也有人小聲道:“瞧著也不像……”

  “可看衙門里的老爺們都恭恭敬敬的……”便有看得更仔細的人提出異議。

  “或許是朝廷派下來的官……”

  說到最后,眾人倒是有志一同:“只要不是錦衣衛就好……”實在是名頭太嚇人了。進了衙門要脫一層皮,落在了錦衣衛的手里,只怕連命都要脫了去。

  宋端午在旁邊看了半天,抿著嘴唇沒有說話。這幾個人打扮得雖不起眼,但腰間的佩刀卻跟普通衙役的有些不同,刀身略彎,比一般單刀要長些,這正是錦衣衛配備的繡春刀的樣式!

  說什么錦衣衛個個身穿飛魚服,那只不過是戲文里講的。宋端午這些年跟著楊嬸讀書,卻是長了些見識的。飛魚服的衣料是織造局專制,是極隆重的禮服,必有一定品級才可穿著,錦衣衛里頭也就是一些位高權重之人方能有,并不是隨便哪個錦衣衛都可得著的。倒是繡春刀乃是錦衣衛必配的兵器,只不過質量有高低罷了。

  所以這些人,十有八-九正是錦衣衛,只是官位大約不高罷了。方才那車把式的話,倒也并非全是胡謅。

  不過宋端午并沒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,何苦又讓這些百姓擔驚受怕?橫豎他們都是有戶籍可查的良民,倒也并不怕什么。

繼續閱讀:第八章 救人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金沙國際平臺_網上電子游戲  澳門威尼斯人集團_真人游戲  澳門金沙_電子游戲  太陽城網站|澳門太陽城-welcome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金沙_金沙國際平臺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【電子游戲平臺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_真人棋牌  金沙國際平臺_高清在線影院  澳門威尼人_澳門威尼網址  澳門威尼斯人_真錢捕魚注冊送現金  太陽城網站|澳門太陽城-welcome  申博太陽城官網  澳門葡京平臺_【信譽網投】  澳門葡京國際集團_【官方平臺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注冊  威尼斯人會員_【注冊送彩金】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威尼斯人注冊  澳門葡京電子游戲_【手機APP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集團_信譽網站  澳門葡京官方在線_【真人平臺】  澳門金沙_電子游戲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澳門葡京注冊平臺_【電子游藝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