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救人
桃箋2020-01-19 18:313,322

  有一個被打斷腿的前車之鑒,排隊的百姓越發的老實起來。隊伍緩緩向前移動,宋端午一行人總算挨到了城門前邊。

  “哪里來的?”一名衙役板著臉問梁瘸子,“同行幾人?”

  梁瘸子連忙把手在自己兒子和張氏宋端午身上指了一圈:“我們都是小隴村的,進城來賣點山貨?!?p>  兩名衙役不由分說就去翻騾車。梁瘸子眼看著他們把些蘑菇木耳翻得亂糟糟的,還順手拎走了幾只風干的野雞,不由得心疼,只是不敢說話。

  另一名衙役卻伸手去掀張氏的籃子:“這里頭是什么?吃的?要送到哪里去!”聲音猛然嚴厲起來。

  怎么吃食反而犯了忌諱不成?宋端午被嚇了一跳,連忙道:“這位官爺,我爹來服匠役,就住城北窯工巷。他一個男人家不會生火做飯,端午節也沒在家里過,我和娘來給他送些粽子雞蛋,并沒別的東西?!?p>  “喲——”旁邊一個衙役往宋端午臉上看了看,不懷好意地笑了一聲,“這還有個小娘子呢。你說是來給你爹送吃食,誰知道是真是假?如今要抓白蓮教,那些人東躲西藏的,必然要有人給送飯食。你們兩個婦道人家拿著吃食走動,可不是要給白蓮教徒送的罷?”

  這一頂大帽子扣下來可真夠要命。宋端午也顧不得他不安好心,揚起臉來分辯道:“若是城里,怎么也能弄到吃食,倒是人倘若藏在城外,才要送飯。何況鎮子上這樣的戒備森嚴,但有匪人只怕也不敢進鎮子,官爺們疑心有人送東西,也該仔細盤查出去的人才是?!?p>  “喲喝,這不單人長得俊,口齒也利害得緊?!蹦茄靡勱舳⒆潘味宋緄牧?,伸手就來拉她,“只是官爺們辦差,哪用你一個小女子來教訓!識相的乖乖跟我們走,若查實了無事,自然放你們出來?!?p>  真跟著他走了,哪里還能等到查明無事。張氏急得直擋在女兒身前,卻被那衙役一把推開,正要伸手來摸宋端午的臉,旁邊人影一閃,一件東西橫拍過來,正拍在那衙役臉上,打得他直跌出三尺開外,方才還站在遠處的那年輕男子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走了過來,冷冷地道:“叫你們辦差,倒借機調戲起婦人來了,好得很?!?p>  他生得英俊,此刻站得近了,更顯得長身玉立,輪廓清晰。雖然穿著短衣,卻自有一股子淵停岳峙的氣勢。

  那衙役搖搖晃晃從地上爬起來,原來是被一刀鞘抽在臉上,此刻右邊臉上一道四指寬的印子高高隆起,嘴角溢血,連著一顆牙也掉了出來。另一名衙役見勢不妙,忙陪著笑臉道:“蕭校尉,小的們也是按校尉吩咐的,凡攜帶大量吃食之人,都要仔細盤查?!?p>  他一面說,一面心里暗恨。這調戲人的是他的小舅子,平日里就愛對美貌女子動手動腳,勸過幾回也不聽,今兒可終于踢到鐵板上了。

  雖說今日來的這個蕭謹只不過是錦衣衛中的一名普通校尉,論品級也不比他高多少,可錦衣衛身份特殊,就是朝廷大員尚且要禮讓三分,何況他們這些小小衙役呢。且這蕭謹年紀雖輕,卻隱隱然已是這五六名錦衣衛之首,只怕前程無量。只可恨小舅子雖長了一雙眼,卻只是用來看女人的,哪里看得見這些呢。

  蕭謹手握佩刀,冷笑道:“我讓你們對攜帶吃食出城之人仔細盤查,這兩人是出城的么?捉拿白蓮教妖人是何等大事,你們不放在心上,倒借機禍害起百姓來了。來人,先賞他十杖!”

  被打掉牙的衙役腦袋正嗡嗡作響,一聽蕭謹叫人,頓知不好。錦衣衛是掌廷杖的,別說十杖了,三杖打廢打死一個人也不難。這會兒也顧不得臉上疼痛,撲通一聲就跪下了:“小的豬油蒙了心犯糊涂,求大人饒小的一回,再不敢了……”看蕭謹神色冰冷,又能屈能伸地轉身向宋端午和張氏求起情來,嚇得張氏護著閨女直往后退。

  這副丑態落在蕭謹眼里,心里一陣厭惡,連打都不屑打他了,只冷冷地道:“你這種人也配穿著官衣?還不給我脫了滾回家去!”

  這一下差事就等于丟了。但這會兒誰還敢說什么?被打腫了臉的衙役脫下身上皂衣,連滾帶爬跑了,其余衙役也噤若寒蟬,剛才偷拿梁瘸子風雞的那兩個趁人不注意,連忙將風雞放了回去,揮手叫騾車進城。蕭謹冷冷看了一眼,轉身往別處走了。

  張氏砰砰亂跳的心這會兒才落到實處,滿心感激,連忙扯著宋端午遠遠給蕭謹行了個禮,這才快步進了城,嘆道:“幸好有這位大人在,不然今天可——不成,這些日子你可不許再進城了!不,不單這些日子,以后也不許自己進城?!?p>  女兒大了,偏生又越長越是俊俏,難保不惹來旁人覬覦,自家又是個小百姓,萬一出了事又能做什么?張氏越想越著急,忍不住道:“我苦命的丫頭,若是還在——”猛然發覺自己失言,連忙硬生生改了口,“若是生在大戶人家,也沒人敢欺你……”

  宋端午剛才其實也嚇得不輕,但看張氏臉都黃了,連忙安慰道:“娘別說得那么嚇人,這每日進城的人多了,哪里就回回都如此了。再說,等爹定下來去哪個窯場,咱們也就不必進城了不是?”

  這么一說,張氏心里才慢慢安定了些,嘆著氣點了點頭。

  進了城門,母女兩個就跟梁瘸子分手,徑往鎮子北邊的窯工巷走去。宋端午算是輕車熟路,很快就找到了宋大石住的地方。

  一進院子,就聞到一股子藥味。宋大石正在樹下蹲著,用個小風爐子熬藥。張氏嚇了一跳,三步并作兩步過去,急問道:“你病了?”

  宋大石一見是張氏和宋端午,先是一喜:“怎么你們娘兒倆來了?”接著就皺起眉頭,“這幾日城里抓白蓮教,到處亂糟糟的,你們怎么偏偏來了?”

  張氏扯著他上下看了一番,并沒見有什么病容,這才松口氣道:“你一直沒個信送回來,我等不及就進城來看看,正好也送點粽子雞蛋過來。這藥是怎么回事?”

  宋大石嘆了口氣:“是曹工匠病了。因為鬧白蓮教的事,廠官也不知去了哪里,工頭也不管。好容易我求著,從街上找了個郎中,抓了幾副藥來吃。這地兒連個熬藥的爐灶都沒有,飯菜也不養人,更不許出去。眼看著人都爬不起來了,我正愁得沒辦法——幸好你們娘兒倆過來了,這雞蛋先給他吃,能弄點粥喝就好了?!?p>  “這好辦?!閉攀習研渥右煌?,“我去借人家的爐灶熬點粥,一會兒就好。只這么辦也不是個事兒,他家里沒人來嗎?”

  “聽說家里女人早死了,也沒個兒女,哪里有人來照看?!彼未笫幣⊥?,“還不是我們這邊的人,家里離這兒有八十多里路,就是在路上睡了一夜得的病,郎中說要好好養著??燒舛背Ч倏剎換峁芤桓隼捶鄣墓そ車乃闌?,也就是這時候還沒確定去哪個窯場,才能讓你躺在床上休息,就更別指望給補養了。

  張氏聽得直道可憐,讓宋端午看著藥爐子,自己轉身去旁邊人家里買了十幾個錢的米和菜,借爐灶熬了一鍋菜粥端了回來。

  曹工匠頭發已經白了一半,本來就瘦,再病這幾天人都要脫了形。幸好還能喝得下藥和粥,又吃了一個雞蛋,這才睡去。

  宋大石見他睡了,才躡手躡腳走了出來。張氏在樹下用那小風爐給他做了一小鍋面疙瘩湯,看著他喝了,才問道:“那人怎么樣?”

  宋大石搖了搖頭:“郎中說,要是早些開藥吃了還好,現在拖延了這幾天,只怕不易好。再說上頭已經說了,這幾天就要去湖田村開建新窯,到時候干起活來,恐怕又要不好了?!?p>  張氏嚇了一跳:“有這般嚴重?”

  宋大石悶聲道:“剛病那幾日工頭不給請郎中,就這么拖著……”小病也拖成了大病,何況曹工匠年紀大,身體又本來不好。

  “這可咋辦?”張氏一聽情況如此嚴重,不由急了,“不然再請個好點的郎中來?”

  宋大石猶豫了一下,低聲說:“老曹身上沒錢,我的錢也只夠給他抓這幾副藥。好歹這個走街郎中是工頭花銀子請的,要再請好郎中,哪里還會出錢?”請個走街郎中,花個幾十文錢工頭還能答應,要請好郎中,至少幾百錢,工頭哪里會肯呢?橫豎工匠病死也是自己身子差,并不必他負責的。

  張氏也遲疑起來,半天才在衣裙上擦了擦手,小聲道:“在城里請個好點的郎中,要花多少銀子?”讓她眼睜睜看著個人死在面前實在是做不到,可宋家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,要說憑宋大石的手藝和她的針線活也就比溫飽略好些,家里那五畝地還是用——那筆銀子買的,按說進項都要花在宋端午身上,倘若請郎中要花太多銀子,那……

  宋大石想了想,沒把握地說:“請了郎中,再加上吃藥,怕少說也得要個幾兩銀子吧……”

  張氏摸了摸腰里的荷包,下定了決心:“我去打聽打聽,先請個郎中來看看,倘若有救,也是積德的事?!?p>  妻子既這么說了,宋大石便也點點頭:“那你去那邊找個姓彭的媒婆,她常走街串巷,哪個郎中好,她只怕還知道些?!?/div>

繼續閱讀:第九章 碎瓷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葡京賭城|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金沙_澳門金沙電子游戲  澳門葡京賭場-【電子游戲】  威尼斯人網站-澳門威尼斯人官方棋牌  澳門葡京賭場-【電子游戲】  澳門葡京賭場_【注冊平臺】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威尼斯人MG電子-【集團官網】  威尼斯人棋牌官網_品牌代理加盟網  pk10兩期必中|首頁  澳門金沙國際_游戲APP下載  澳門威尼斯人真人棋牌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  時時彩一天賺2000技巧---Welcome  澳門金沙賭城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AG-平臺注冊  澳門威尼斯人集團_信譽網站  澳門威尼斯人平臺_真人在線  澳門葡京捕魚_必贏技巧  澳門金沙真人網址  申博太陽城網址_太陽城娛樂[官網]  澳門葡京集團_真錢捕魚注冊送現金  威尼斯人網投_【認證平臺】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威尼斯人官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