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動心
桃箋2020-01-19 18:313,327

  宋端云還在窯室里坐著呢。外頭說話的聲音她隱隱聽得到,也知道這會兒是沒事了,只是兩腿仍舊軟得厲害,見青眉又走了回來,忙道:“快扶我起來。怎樣,可是沒事了?”

  青眉歡天喜地道:“姑娘,沒事了!是城門口那個蕭校尉帶了人來,把那兩個假和尚都抓住了!姑娘別急,說是已經著人回家報信,一會兒家里就有人來接姑娘了?!?p>  宋端云頓時眼淚又要流下來:“皇天菩薩保佑……”

  這主仆兩個抱頭痛哭,把金創藥的事兒全然忘到了腦后,等到青眉想起來,宋端午已經自己解了衣襟,將藥敷上了。

  青眉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。若說今日這事兒,還是多虧了宋端午,她們才能逃得性命:“姑娘,是婢子糊涂了……”

  “沒事?!北壞都饌背隼吹納絲諏餮共⒉歡?,寧慎這金創藥又甚是好用,敷上便止了血。宋端午自己收拾整齊,便又起身往外走,“我先回家了?!?p>  “哎——”青眉追上去,“姑娘貴姓?家住哪里?等我回去告訴我們太太,要好好酬謝姑娘?!?p>  “不必了?!彼味宋綺⒉幌『筆裁闖晷?,倒是宋端云這樣的人,最好再也不要碰面。

  青眉還想再問,宋端云已經站了起來:“你別走。一會兒我家中來人,自然要酬謝你的,至少給你十兩銀子?!比舨皇撬頹嗝紀飛仙砩系氖資味急荒羌俸蛻興炎吡?,這會兒隨便摘個鐲子拔根簪子也夠打發這鄉下丫頭了。

  宋端午瞥了她一眼:“不必了。倒是宋姑娘記得今日之事,以后別再這么莽撞就好了?!彼床還咚味嗽頗歉蹦Q?,仿佛酬謝幾兩銀子倒成了施恩一般,于是到底沒忍住,還是刺了宋端云一句。

  “你——”宋端云惱怒起來,也顧不得腳痛了,追在宋端午身后往窯室外走,“你說什么!我怎么莽撞了!”今日若不是撞上這鄉下丫頭,或許她還不會這般晦氣,險些連性命都丟了!

  窯室不長,宋端云追著宋端午,幾步就走到了窯室門口?;蛐硎竊諞醢抵Υ艫鎂昧?,乍見外頭的陽光竟有些睜不開眼睛,她瞇了瞇眼,只見宋端午消失在那一團白光之中,卻有另一個人影從白光中浮現了出來——長身玉立,身上穿的雖是不起眼的灰布短衣,但站在那里腰背筆直,別有風采。

  宋端云用力眨眨眼睛,適應了明亮光線的視野里,年輕人英俊的面容猛然清晰,微壓的眉頭下,目光如同雪夜之中的兩點寒星,逼人而來。宋端云只覺得心頭猛然像撞進了一頭小鹿,左沖右突,亂蹦亂跳,只是找不到出口。她下意識地低了低頭,向追過來的青眉低聲道:“這,這是什么人?”

  “這位就是蕭校尉?!鋇筆痹諑沓抵?,青眉雖不能掀開車簾,卻聽見外頭宋端午找的就是什么蕭校尉。且方才宋端午又鄭重道謝,她自然知道這一群人大約就是以這蕭校尉為首,唯恐宋端云又耍起脾氣將人得罪了,連忙道,“就是他帶著人救了姑娘?!?p>  “哦——”宋端云連忙整整衣裙,又攏了攏頭發,這才往前走了兩步,盈盈福身,“多謝蕭校尉?!?p>  她自幼是宋大太太精心教導出來的,福禮行得規矩,姿態又十分優美,雖然此刻衣裳上沾了塵土,頭上手上也光禿禿的,仍是十分自信自己仍舊是美人一枚,必定引人注目。誰知一個禮行下去,只聽見一把微沉的嗓音淡淡道:“不必客氣?!敝缶兔幌攣牧?,連個姑娘請起都沒說。

  宋端云有些不悅地直起身來,便見蕭謹正打量著一邊的宋端午:“你這樣子,可能自己回去?”

  宋端午雖得宋大石夫婦寵愛,但畢竟生長鄉下,并不是嬌生慣養之人,這會兒肋下傷口疼痛漸輕,只是走路回家,倒難不倒她:“多謝蕭校尉,無妨的?!?p>  蕭謹微微點了點頭。他們這些錦衣衛倒是有馬,但孤男寡女的,光天化日之下若是公然送宋端午回家,只怕反而給她招來污名。

  宋端云橫看豎看宋端午都不順眼,猛然看見矮個和尚被按倒在地,之前從她身上搶走的那些首飾從懷里散落出來,連忙俯身拾了一對金鐲子,沖著宋端午喂了一聲:“這個給你。拿去過年戴,也算我酬謝你的?!?p>  這鐲子雖是空心的,卻是赤金,一對鐲子也值得十幾兩銀子了,且花色精致,還是今年新打的。宋端云想到當初宋端午去老祥銀鋪買的銀耳環,便自覺自己已經十分大方,這個鄉下丫頭合該看了雙眼放光才是。誰知宋端午只瞥了一眼便擺了擺手:“你自己留著戴吧,我不要?!弊肀闋吡?。

  宋端云氣得一跺腳,待要罵她不識抬舉,瞥到旁邊蕭謹,連忙又把火氣壓了下去。青眉早奔過去將那些首飾都拾起來,一一給宋端云戴上。宋端云拿一柄鍍金小銀梳將頭發攏好,自覺恢復了原本的花容月貌,這才又復轉過身去,對蕭謹微微一笑:“蕭校尉,等我家里來了人,定要好好酬謝各位?!?p>  蕭謹正看著幾名錦衣衛在審問兩個假和尚,哪里有心去聽宋端云的話,隨口答道:“職責所在,不必客氣?!彼底?,突然一腳踩在高個和尚的手掌上,“你說什么?”

  高個和尚被按著跪倒在地,兩手都撐在地上,蕭謹這一腳踩下來,幾乎能聽見指骨斷裂的聲音。十指連心,疼得他脫口就嚎叫了一聲。

  蕭謹微微冷笑:“你用刀子捅別人的時候,怎沒想到自己也怕疼?”腳下微微加力,“你的同黨呢?都在何處?”

  高個和尚委實再沒有什么同黨了。他只是個混混,并不是什么硬氣之人,剛才幾個錦衣衛一問,便全都招了,這會兒招無可招,只好涕淚滿面地嚎:“委實再沒有人了,都被官爺們抓走了……”

  寧慎嗤笑著踹了他一腳:“這軟蛋樣!白蓮教若全都是你這等人,倒也不必費力抓了?!?p>  宋端云原想跟蕭謹多說幾句話,卻被高個和尚的慘嚎嚇得連連倒退,緊抓著青眉的手,再也不敢說話了。幸好山下響起馬車的轆轆之聲,卻是宋家的人來了。

  宋大太太在寺廟里丟了女兒,就如丟了半條性命去,卻又不敢張揚——未出閣的女孩兒被人劫了,若是聲張出去,便是人找回來,這名聲也不好聽了——好容易有人去家里報信,宋大太太遂親自坐了車,急忙趕過來。待見宋端云雖然衣裳臟污,但瞧著卻還整齊,想來并未吃什么虧,這才放下心來,摟著女兒心肝肉地哭起來。

  蕭謹被她們哭得心煩,加上從兩名假和尚處確認此地已再無白蓮教遺黨,便向寧慎等人打個手勢,趁著宋大太太母女抱頭痛哭的時候,提著兩個假和尚先下山了。

  到了山下,自有幾名錦衣衛先將兩個假和尚押回城去,寧慎便笑道:“這差事總算辦完了,可要喝一盅去?只是這景德鎮上沒什么好酒,倒是茶不錯?!?p>  蕭謹騎在馬上,漫不經心地道:“一日未回京城交差,這差事便不算辦完,喝什么酒,仔細再出了岔子。我看這兩個人不過是小嘍啰,說的話也未必就準,還是要再搜查一遍方好。但是那些平日在鄉里偷雞摸狗之輩,都要整治一番,免得我們前腳走了,后腳再跳出些宵小之輩來,若有人仍嚷著是白蓮教,這一趟差事我們豈不白出了力,還未必落著好處。如今京里頭,可不比從前了……”

  他這么一說,寧慎頓時嚴肅起來:“不錯。眼下東廠那邊不時的就要找咱們兄弟的麻煩,可不能出了力又被他們挑出些毛病來?!?p>  錦衣衛自洪武朝建立,乃天子親衛,橫行天下,幾可止小兒夜啼??紗佑覽殖?,東廠建立,因用的是宦官,份屬內臣,更得圣心,硬生生將錦衣衛壓了一頭。

  說起來這宦官皆是閹人,懼其權勢者不免奉承一聲內臣,可其實心里都是有些鄙視的,總覺得他們根本就不算個正經的人。更不必說錦衣衛原就與眾不同,自然更不服氣這些壓在自己頭上的閹貨了。廠、衛之間,表面上看來似乎平安無事,其實內里爭斗從來也不曾斷過。

  如今錦衣衛的指揮使名為萬通,乃是今上最寵愛的萬貴妃之弟,權勢非比尋常。東廠那邊動不得萬指揮使,便撿著下頭的人下手,錦衣衛辦的差事,東廠時不時就要插一手挑些毛病出來。偏偏皇上雖然寵信萬貴妃,可對東廠也十分信任,只要東廠不直接去動萬通,皇帝總是相信他們,倒讓錦衣衛這邊吃過不少暗虧,如今出來辦差,都得格外小心才是。

  蕭謹點了點頭,拍拍寧慎肩膀:“等回京城交了差,我請你喝酒?!?p>  寧慎笑道:“罷了。你俸祿雖比我高些,卻還要給你叔叔嬸嬸呢,還是我請你的好?!彼揖秤配?,并不把那點俸祿放在眼里,手頭比蕭謹松快多了。

  蕭謹笑了一笑,并不與他爭:“那我便等著喝你的酒。明日你領著兄弟們在這里再走一圈,我要往小隴村去一趟?!?p>  “小隴村?”寧慎一擠眼睛,“怎么,去看那位端午姑娘?”

  “什么——”蕭謹被他說得一怔,這才想起來宋端午曾說自己住在小隴村,不由得失笑,“錯了。我有一位舊識,也住那里,我是去瞧瞧他?!?/div>

繼續閱讀:第十九章 把柄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威尼斯人_電子游戲  澳門金沙國際_AG電子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_現金網投  澳門葡京平臺網站  澳門威尼斯人集團_官方認證  澳門葡京捕魚_必贏技巧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官方注冊_【線路導航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_網址導航  澳門葡京平臺_【最新游戲】  威尼斯人官方平臺  澳門威尼斯人集團_官方認證  時時彩一天賺2000技巧---Welcome  太陽城網站  威尼斯人平臺_【棋牌游戲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_【集團網址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站_電子游戲贏錢  威尼斯人平臺_【注冊網址】  威尼斯人注冊網址_【集團官網】  威尼斯人網站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澳門葡京網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