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把柄
桃箋2020-01-19 18:313,286

  宋端云被劫走之事,對外自然是瞞得死死的,可自家人卻是瞞不住的。宋大太太將女兒接回家中,才進門就碰見楊氏帶著宋端霞,正從宋老太太院子里出來。

  “姐姐可回來了?!彼味訟家渙徹厙?,眼睛里卻帶著些譏諷的笑意,“祖母心焦極了,剛才還在念叨呢?!?p>  她說著便上前拉了宋端云的手:“姐姐,你以后可不要再隨便亂走了,這一回幸好是被人救了回來,若是——”

  宋大太太黑著臉上前一把打掉了宋端霞的手,狠狠瞪了旁邊的楊氏一眼:“弟妹,你是怎么教霞丫頭的,怎么胡說八道!云姐兒不過是在寺廟后頭走了走,什么被人救了回來,不要亂說!”

  楊氏素來懦弱,被宋大太太這一瞪便有些答不上話來。宋端霞看母親這樣子,臉上的關切也維持不住,提高聲音道:“大伯母說的是,有些話若是傳出去,可是對姐姐閨譽有損呢,大伯母可得管好了下人的嘴,否則若有人對大伯母有什么不滿,往外頭這么一說……”

  說的雖然是下人,可是宋端霞話里的威脅,宋大太太如何聽不出來?若是換了往日,單憑宋端霞敢拔高了嗓門跟她頂嘴,她就非狠狠訓斥這母女二人一番不可??山袢杖床桓以俁嗨?,只又拿眼刀剜了楊氏一眼,便拽著宋端云走了。

  楊氏被宋大太太瞪得心驚膽戰,見她走了才小聲埋怨女兒:“你又何苦招惹她們……”

  宋端霞豎著眉毛道:“娘怕什么!她有這一回,就等于有了個把柄捏在咱們手里,以后該是她怕咱們,要討好咱們才是!爹給家里掙銀子,大伯父只會花銀子,怎么就輪得著她們對咱們頤指氣使的?沒有爹掙的銀錢,大伯父早就喝西北風去了!這些年考了又考,考出了什么?我看今年——”

  楊氏趕緊捂住了女兒的嘴:“這話萬萬說不得!”若是被人聽見宋端霞說宋振考不中,宋老太爺和宋老太太都饒不了她!

  宋端霞也知道厲害,將后半句話咽了回去,只冷笑道:“我聽說大伯父正在院里發脾氣呢,說她不守規矩——哼,若是今年……倒是又有現成的理由了?!?p>  宋振果然是在自己屋里發脾氣,宋端云才進屋,就被摔了個茶杯:“你還有臉回來!”

  宋大太太忙將女兒拉到身后:“大爺這是怎么了?云姐兒險些就回不來了,如今好容易沒事,大爺怎么倒這樣子……”

  宋振一跳而起,手幾乎指到宋大太太鼻尖上:“你還有臉說!誰家女孩兒到處亂走,被人擄了去?這要傳出去成何體統,連我的臉都被你們丟盡了!”女兒不規矩,可不是要辱及門風?他素來自詡知書達理的清高人,想到會被女兒連累失了臉面,便越發惱怒起來。

  宋大太太忙道:“這事攏共就青眉那丫頭知道,她是云姐兒身邊的人,斷不會往外說的。家里下人也不知就里,且都是有身契的,拿捏得住。大爺放心?!?p>  宋振怒道:“你說得輕巧!那來報信的人呢?說是這丫頭跟白蓮教攪在一起,那來抓白蓮教的都是錦衣衛,你還能管住人家的嘴不成?”

  宋大太太心慌起來,強辯道:“錦衣衛誰會到處去說這個……若是怕他們嘴不嚴,給他們送份厚禮便是?!?p>  “厚禮?”宋振冷笑一聲,“哪里來的銀子?這事我不管了,你自己去想法子!丑話說在前頭,若是有什么敗壞門風的話傳出去,別怪我這個當爹的不講情面!”說罷,拂袖而去,在門外大聲道,“琦哥兒呢?叫他去我書房,我要查他的功課!”

  他吵吵嚷嚷地走了,宋大太太氣得眼淚直流,轉眼看見宋端云臉色嚇得發白,連忙又抹了眼淚把女兒拉進懷里:“你父親不過是氣頭上隨口說說罷了,莫放在心上?!?p>  宋端云哭道:“父親或者隨口說說,可還有老太太呢……”宋老太太對長子看得極重,又素來不把孫女放在心上,若是她此次被劫當真損了宋振的臉面,宋老太太可不會輕饒了她。她可是曾聽蘇漪說起過,有些規矩大的人家,家里女孩兒若是名聲污了,輕則送進廟里去,重的還會被逼著投井懸梁呢。

  宋大太太想起婆母,心里也有些發虛:“莫怕,娘這就收拾些東西去打點,斷不會讓此事傳出去的?!?p>  這時候可不能顧惜銀錢。宋大太太急忙翻出自己一副赤金的頭面,又并兩只金鐲子,叫了貼身丫鬟來:“悄悄去鋪子里當了?!彼滯坊拐婷揮卸嗌倩疃?,要打點就只能當首飾了。

  宋端云呆看著母親翻首飾,突然想起一件事來:“娘,我,我——不只我一人被劫了!”還有個鄉下丫頭呢,就是錦衣衛那邊都打點好了,誰知道那鄉下丫頭會不會到處去亂說?

  “還有一個?”宋大太太也怔住了。來報信的人只說找到了宋家大姑娘,她就急急坐車去了,還真不知道這事兒,“是哪家的丫頭?”

  “我不知道——”宋端云哭得更厲害了,“之前在銀鋪里見過的一個鄉下丫頭,叫什么端午的……還有個叫荷花的丫頭跟她做伴……”

  景德鎮雖不是什么極大的地方,周圍的村子也不少,單知道兩個鄉下女孩兒的名字,連姓什么住在哪里都不知道,可去哪兒找呢?

  宋大太太心里焦躁得跟壓了一把火似的,表面上卻還要強做鎮定安慰女兒:“別急,娘自然會派人去找她。放心,一個鄉下丫頭,遇了這事怕是早就嚇破了膽,哪里還敢到處去說呢。倒是二房那邊——罷了,把這副金累絲頭面挑出來送給二太太,那一個金項圈并一對珠花,給霞姐兒送去?!?p>  長房這邊亂糟糟的,二房那邊也并不怎么融洽,楊氏得了一副頭面,心里還有些戰戰兢兢——宋襄手里寬裕,比宋振并不差,然而她是繼室,丈夫又沒功名,每年公中打首飾,她的也要差些。依宋老太太的話說,胡亂戴個簪子也就罷了,出去不丟人就行,至于整套的頭面,倒還真未曾得過。

  這會兒宋大太太著人送過來的累絲頭面各樣俱全,手工精致,上頭還鑲了幾顆小珠,少說也值得近百兩銀子,再加上送給宋端霞的實心金項圈和珠花,著實價值不少了。楊氏得了這東西,也不敢自己做主就收下,等到宋襄回來,小心翼翼說了。

  宋襄只看了一眼便冷笑了一聲:“也不知母親補貼了大哥多少——”這不是公中打的首飾,若單憑月例銀子,宋大太太也打不了這樣的頭面,更不會隨手拿出來送人,“既給了,你收著就是。若喜歡就戴,若不喜歡了,拿去銀樓里融了重打就是?!?p>  楊氏得了這一聲,才敢叫丫鬟拿去收起來,自己低眉垂眼地給宋襄捧茶:“二爺這幾日眉眼不開,可是生意上的事還不順?”

  “還是那件事!”宋襄也是累得夠嗆。一個哥哥只會花銀子撐場面,絲毫幫不上忙,父親又是多年不做生意了,且年紀已長也不好勞動,他在外頭奔波憋了一肚子火氣,如今也只能回來與妻子述說一二,“那馬太監如今幫著李家,若不是這些日子不停地打點,咱家的窯場早就被圈了?!?p>  “不是說——”楊氏再不過問生意上的事,這等大事她也知道些,“那李家姑娘命硬,馬太監已經不理李家了么……”三彩出了這個主意之后沒多久,宋襄就把她收了房,楊氏雖心里不情愿,可也不敢說什么。

  宋襄長長嘆了口氣:“也不知李家怎么弄的,給李素蓮去廟里重批了八字,說她不是命硬,而是命數貴重,之前那一家就是因為承不住這貴氣,才弄得兒子早早就死了?!?p>  承不住貴氣的人死了,可若是能承得住這貴氣,可不就成了好事?批命的人說,只要李素蓮嫁的這人自己夠貴重,那便不是克夫而是旺夫了。而馬呈是尚銘的干孫子,又做到了鎮守太監,誰敢說他不貴重呢?如此一來,李素蓮倒成了好姻緣了。

  “李家正經生意不會做,搞這些倒是有本事!”宋襄恨恨地道。這么一折騰,馬呈原本已經有些惱了李家的,這會兒又翻回頭去,聽說已經在跟李家商議成親的日子了。

  楊氏小心翼翼地道:“那,若是咱家另開窯場呢?”

  “哪有那么容易!”宋襄煩躁地道,“你以為窯場隨便哪里都能開?何況開個窯場要多少銀子?就算咱們有錢另開窯場,以后怎么辦?李家若是攀上了馬太監,以后在這景德鎮,咱們家就別想再立足了!”李家若不借著馬太監的勢把宋家往死里踩,他就把頭輸出去。

  “那怎么辦?”楊氏眼巴巴地看著丈夫,“二爺不是也挑了幾個人……”

  宋襄一擺手:“那些個鄉下丫頭,哪里能跟李家姑娘比!”他挑來的人漂亮倒也漂亮,可不識字,縱然再穿金戴銀,也脫不了一股子土氣。李素蓮雖是個望門寡,可在家里讀過些書,據說還能畫畫,馬呈見了她畫的扇面就看上了。相比之下,宋家的挑的人就上不得臺面了。

  “還得再找……”宋襄手里端著茶,心神卻已經不知飛到哪里去了,“不然,家里的生意怕就保不住了……”

繼續閱讀:第二十章 起意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五彩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威尼斯人網址_【會員注冊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_【官方APP下載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真人游戲  澳門威尼斯人真人_電子游戲網址  澳門老葡京網址_【賭場官網】  北京pk拾計劃|[首頁導航]  澳門威尼斯人_AG電子  澳門威尼斯人  澳門葡京電子_【捕魚技巧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_【正規平臺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平臺賭博_【官方網址】  澳門金沙國際_電子游戲  太陽城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威尼斯人平臺_【棋牌游戲】  葡京電子游戲_【綠色通道下載】  澳門金沙_國際_電子游戲  澳門威尼網址_手機投注  威尼斯人平臺  澳門葡京賭場-【在線注冊】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威尼斯人官網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澳門威尼斯人線上_【娛樂網址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