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烹油

  “不知這為老伯如何稱呼?”安栩栩見眼前 的人穿著低調普通,第一眼會以為是平常的哪位老爺,畢竟青色衣服,是這個年紀的人最喜歡。但他氣度不凡,又見他眉宇之間,頗有英氣,這樣的人在上京非富即貴。只是身在在皇家道觀,必然是身份不凡了。

  “我嘛,”老頭捋了捋胡須,“就叫我趙老伯吧?!彼桿?,老伯,這個稱呼可真有意思。他開始傳授自己的技巧了,“這冬日的魚不好釣,很多魚兒都不會出來覓食了?!?p>  “那怎么辦?”

  “你多撒一些魚餌,把魚引出來。香味兒擴散,總會有魚出來的,到時候你再把魚鉤放進去,總會有魚咬到魚鉤上的?!?p>  她試了一下,果然,沒一會兒,就有一只魚上鉤了。她朝著魚笑道:“真傻。明知道是陷阱,可還是要冒險來吃?!?p>  “這兒的魚應該沒有人釣過。它們自小無憂無慮,還沒經歷過風霜,自然容易上當?!?p>  安栩栩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,點點頭。

  只聽老者繼續道:“其實啊,人生又何嘗不是呢?生活在太平當中,不經歷風霜,怎么能夠成長呢?!?p>  “老伯言之有理?!?p>  安栩栩又試了幾次,果然屢試不爽!沒見過世面的魚啊,真好騙??醋怕鋇鋇撓?,她非常高興,“多謝這位老伯了?!?p>  “哈哈,丫頭,你要是真想感謝我,等會兒給我送一條過來吧?!?p>  “這是自然?!?p>  老者淺笑:“不過,我要熟的?!?p>  沈凌因為是從后門走的,繞了一些路,回到小院外面,就看見自家夫人和一位老伯相談甚歡。

  “夫人,這位是?”

  安栩栩介紹,“夫君,這位是……”

  “平昭王府內幕僚,尹先生?!崩險咭簧碣瓢?,脊背挺直。

  沈凌拱手,“尹先生?!?p>  老者點頭,打量著眼前的少年。面如冠玉,飛眉入鬢,眼神清澈。美玉可琢。

  只第一眼,便覺得好熟悉,可是這種熟悉感從何而來,總是想不起來。

  老人起身告辭,夫妻倆起身相送,老者拒絕。

  看著老者遠去的背影,沈凌低頭沉思,這位尹先生到底是何人?

  “夫君,”安栩栩打斷了他的思路?!胺蚓?,我總覺得這位尹先生氣度不凡,談吐得體,一言一行,皆是有模有樣,像是宮里面出來的?!?p>  沈凌點頭,“不錯,他旁邊的侍衛,持刀時,習慣用手指壓住刀柄。這是御林軍才有的習慣?!?p>  安栩栩驚訝,“御林軍的佩刀較長,走路時若不穩住劍柄,容易晃動??扇羰怯志被の??那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“夫人別緊張,你們到底聊了些什么?”

  “就只談了些垂釣之事?!?p>  在那位老者的指導下,安栩栩釣了幾條肥美的魚。不怕天太寒冷,就怕魚餌太誘惑了。

  安心釣魚,總有會上鉤的。

  沈凌看著她周圍的還有一個凳子,也坐下陪她。

 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釣魚的效果明顯不佳。坐了好一會熱,也沒見到有魚上鉤。

  “夫君以前在這里釣過魚嗎?”

  “釣過幾次?!?p>  ……

  “少夫人,以前我們少爺可是很活潑好動的呢!我們不光釣魚,夏天還會親自到湖里面捉魚呢!”

  安栩栩突然很想看,沈凌脫了衣服捉魚,看著現在他一本正經的樣子,就覺的很不搭。明明是安安靜靜的美少年,脫衣服摸魚,這種鄉下小子才干的事跟他真的干過。

  沈凌被她打量的不好意思,怒斥廣安,“多嘴?!?p>  廣安笑瞇瞇地閉了嘴。

  安栩栩不得不轉移話題,“夫君今天想吃什么魚呢?今天的魚可是我親自釣起來的呢??煞拭覽?!”

  沈凌低頭掛了一下她的鼻子,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!再吃就成了小胖子了?!彼涫竅悠幕?,但是無不寵溺。

  跟在后面的廣安和秋橘覺得單身狗受到了一萬點傷害。

  少爺少夫人真是太甜了!

  怎么辦?好想談戀愛!

  兩人互看一眼,還是算了吧……

  安栩栩待字閨中之時,每天沉醉于廚藝。如今嫁人了,丈夫最喜歡吃魚,她也就多研究研究了魚的做法。

  酸菜魚,紅燒魚,辣子魚,清蒸魚,水煮魚,孔雀開屏魚……她會做的還有很多呢。

  沈凌在院子里面看書,安栩栩在廚房里面蒸魚。炊煙裊裊升起,轉眼又消散在白日晴空中。

  了無痕跡。

  聞著人間的煙火氣息,沈凌突然覺得,這樣的生活其實也挺好的。

  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

  院子前面的那塊空地早就荒蕪了,不知道野草長了幾度又幾度?從前種的豆子還沒來得及收割,他就下山了。

  想著想著,腳卻不自覺地走向了廚房。

  佳人蒸魚,美人美景。沈凌站在廚房門邊,看著里面的人忙碌著。君子遠庖廚,名門千金更是如此。

  但她確實是個例外。做的一手好菜,泡的一手好茶,還有酒也是釀得獨一無二。

  看著在門邊打望的某人,安栩栩笑道:“夫君,該不會口水流出來了吧?”說完便來摸沈凌的嘴角?!叭夢銥純綽?,肯定就是流出來了!魚還在鍋里蒸著呢,這會兒就這么饞了?”

  沈凌別開臉,“越發沒個正行了?!?p>  玄真道人收到了一條清蒸魚,嘉和帝也收到了一條清蒸魚。

  此刻兩人正看著桌上的兩盤魚,誰也不敢先吃。

  嘉和帝先開口,“國師大人日夜操勞,為了我大趙的國運,殫精竭力,理應先吃。朕今天就借花獻佛了,國師不必太感謝我?!?p>  玄真:“陛下乃九五之尊,陛下不吃,臣哪敢先動?”

  “朕允了,國師請吧?!?p>  玄真一臉無耐。兩人僵持著。

  小德子上前,“陛下,要不要再叫人來試一次?”

  “不必了?!?p>  嘉和帝他怕的不是毒啊,這兩盤魚雖然色相好,賣相不錯,聞著也很香,可是那么漂亮的小姑娘做的,能吃嗎?

  還有這顏色?是不是用了脂粉?

  這香味兒,是不是添加了女兒家的香粉?

  色澤越是誘人,越是不敢吃呀!

  但是……他又想吃一點……

  “小德子,你跟著朕,已經有幾十年了吧?”

  “回陛下,正是?!斃〉倫硬∥〈鹱?,心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??汕蠆灰悄茄?。

  “那朕今天賜你一條魚?!?p>  噗通,小德子跪下了?!靶槐菹??!蹦殉躍湍殉園?,反正不會死??墑塹米锪蘇馕恢髯?,死不死還不一定呢。

  他在兩位老頭的注視下,夾起了一小筷子,戰戰兢兢地送到嘴里……咦?怎么回事?怎么這么好吃?肉質鮮嫩,清爽不膩。五香俱全,十分入味。

  嗯,好吃,再來一口。

  兩人看著他的表情,“怎么樣???”

  “好吃!”小德子說完,又吃了兩口?!罷婧貿?!比皇宮的御廚做的還好吃!”又是兩口。

  兩人終于拿起筷子,哇哇哇,真好吃。

  幾乎是風卷殘云,一盤子魚很快便被吃光了。好像,還不夠?

  嘉和帝看著正在獨享一條魚的小德子:他才吃了半條,這狗東西竟然吃了一整條!

  玄真:我徒弟真是娶了一位好妻子!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權臣飼養手冊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威尼斯人平臺賭博_【官方網址】  威尼斯人平臺_【棋牌游戲】  pk10開獎結果|(北京pk拾)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網站  澳門威尼斯人平臺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葡京游戲網址_【真人平臺】  澳門葡京游戲平臺_線路導航  威尼斯人平臺|威尼斯人電子游戲  申博太陽城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【電子游戲平臺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網_【集團網址】  時時彩平臺|時時彩平臺哪個好  澳門金沙_澳門金沙電子游戲  葡京開戶|澳門葡京平臺網址  澳門葡京_【AG電子】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葡京官網  澳門金沙_澳門金沙電子游戲  北京pk拾計劃|[首頁導航]  金沙電子游戲  排列3走势图表带座标连线  威尼斯人官方平臺